儿时的记忆

【儿时的记忆】

我比一般的男孩都要早熟。十岁时我的阴茎就能够勃起了,我也开始了手淫。十二岁时就有了第一次的射精。

记得有一天我手淫时,突然觉得有一种白白的液体射了出来,把我吓了一大跳。我还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出毛病了,此后几天都不敢再去碰自己的鸡巴。

后来我从书上看到原来那些白色的液体是一种叫做精液的东西。

有一年除夕,姨妈和她的女儿来我们家过年。刚好爷爷奶奶也来了,家里只有两张床,晚上睡觉的时候,爸爸便和爷爷奶奶睡一张床,我跟妈妈姨妈和表姐睡另一张床。

刚上床睡觉时,我和妈妈睡一头,姨妈和表姐睡另一头。表姐那时候已经有二十岁了,但我们之间还经常开玩笑。我们在被子里不停地打闹,弄得我都出汗了。妈妈就让我把衣服脱了,我就光着身子睡着了。

睡到半夜,我被冻醒了。我发现自己被夹在妈妈和姨妈两个女人中间。她们姐妹两个身材很像,黑夜里我也分不清谁是谁,就往其中一个的怀里钻。

我把头埋在妈妈(也许是姨妈)的胸部,妈妈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衣,隔着衣服可以感觉到她的大奶子弹性非常好,不知怎么回事,我的鸡巴就硬起来了。

当时我想也没有想,就把手伸进裤裆里打起了手枪。

打着打着,我忽然想起有一天看见爸爸把鸡巴插到妈妈屄里的情形,就把手伸到妈妈的下面摸了摸她的屁股。

刚开始只是隔着裤子摸,摸着摸着就觉得不过瘾了,于是就把手伸到了她的裤子里面。妈妈的屁股很大,肉又肥又腻,摸起来很是性感。

也不知道摸了多久,刚开始我还有点害怕妈妈会突然醒过来,只是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这样摸了一会发现不过瘾,就开始用手捏,后来胆子越来越大了,又去摸妈妈的屄。一摸就发现那地方原来是湿湿的,还有许多的毛毛。

那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四周静悄悄的,只听得见爸爸均匀的鼾声和爷爷偶尔的咳嗽声。妈妈穿的裤子很宽松,我的手可以轻而易举地伸进去,也不用担心会弄醒她。过了很久,我发现妈妈的屄水越来越多了,而我的鸡巴还是硬邦邦的一点没有软下来的迹象。我开始小心翼翼地把下身往妈妈的下身上凑,我的鸡巴从妈妈的裤口进去,龟头刚刚好能够着屄口。我自然不肯罢休,就索性爬到了她的身上,鸡巴一下就插进去了。

妈妈的屄里又湿又滑,我感觉非常舒服,就一进一出的动了起来。那种感觉比我平时打手枪好太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得还是不过瘾,就索性把妈妈的裤衩脱了下来,再一次插了进去。

哇操!和妈妈肉贴着肉的感觉真的很好。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那就是性交,只是觉得很好玩。因为害怕吵醒姨妈和表姐,我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里抽插时,动作很轻很轻。

很快我就爽得达到了高潮。精液一股脑儿地射进了妈妈的屄里。人也累得一下子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想起昨晚上操妈屄的事儿,不由有些后怕。我生怕妈妈会责怪我,好在我醒来时,妈妈和姨妈都已经不在床上了,就连表姐也不在了。

我越想越怕,就赖在床上不起来。

一会妈妈过来叫我起床,听声音好像跟平时没什么不一样。我就想可能昨晚我操的是姨妈吧。可吃早餐时,姨妈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跟平时一样有说有笑的。

我心想难道是表姐?可是这不可能啊!我记得昨晚上摸到的是很丰满肉感的躯体,妈妈跟姨妈我可能会弄错,因为她们两个本来就很像。但表姐长得像姨夫,身材很苗条。

那一天我一直都在偷偷观察妈妈和姨妈,可她们两个都跟平时没什么不同的表现。我都怀疑是不是做了一个梦。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又到了上床睡觉的时候,我还是跟妈妈、姨妈和表姐睡。我本来还想睡在妈妈和姨妈中间,可是却被妈妈给赶到了床的另一头,跟表姐睡。

有了昨晚上的经历,我在跟表姐打闹的时候就多了个心眼。我故意把手伸进表姐的内衣里面去摸她的奶子,表姐格格地笑着骂我是流氓,还用双手护住了胸前不让我摸。于是我又去摸她的屁股,这一摸就知道了,昨晚上我操的肯定不是她,因为她的屁股明显没有昨晚我摸过的那么大。

表姐伸手推开我的手,但并没有说什么,可能她也不想让妈妈和姨妈知道吧?

我胆子更大了,又把手伸进表姐的内裤,摸到了她的小穴。这一摸才发现,原来她那地方竟然寸草不生,肥嘟嘟的手感特别好。

表姐轻啊了一声,贴在我耳边说了声小流氓,却并没有拿开我的手。

我摸了一会儿,又把手指伸进表姐的肉缝里面,发现里面有一个蚕豆大小的肉粒,我一碰表姐就躲。当时我也不知道那就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阴蒂,只知道表姐很怕我摸她那里。

我又把手往下摸,一摸就摸到了一个又湿又滑的肉洞。这一回表姐没有躲开,而是紧紧的抱住了我,我知道这就是女人的小穴。

我不停地用手指挖着,没想到表姐居然很听话地让我那样弄她。我心想,何不把她给操了。就将鸡巴从裤口边掏出来(因为那时候妈妈她们还没睡着,所以不敢把裤子脱下来),去插表姐的肉洞。

表姐非常害怕,也不知道她是怕什么,反正就是不让我插她。

就在这时,我听到妈妈在说:“你们两个快别闹了,时候不早了,快睡吧。”

表姐接着妈妈的话说:“姨妈,你快管管小刚吧,他老是咯吱我,弄得我没法睡。”

妈妈于是在被窝里踢了我一下,说:“小刚,你要是再不睡觉,就滚到你老爸那边去。”

我一听妈妈要赶我走,就老实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也许有半个多小时吧,床上的三个女人都像是睡着了,我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我先是摸了摸表姐的小穴,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应该是真的睡着了,就小心地把她的内裤给脱到了小腿处,然后用鸡巴去捅她的小穴。这一捅没有捅进去,却把表姐给弄醒了,她“啊”的一声叫道:“你想干嘛?”

我怕吵醒了妈妈和姨妈,于是赶紧从她身上下来,不敢再去惹她。

还好,床那头静静的,并没有什么动静。

又过了一阵子,我还是睡不着,又不敢去招惹表姐,心想:还是去试试妈妈吧!

我轻轻地从被窝里钻过去,爬到了妈妈的身上。但我还是不能确定那就一定是我妈妈。说实在的,妈妈跟姨妈姐妹两个长得非常像,身高和体重基本一样,白天看面相还好认,可夜里用手摸却根本就没有办法分得清楚。

我只是凭一种直觉爬到了我妈身上,像昨晚那样先是在她全身上下乱摸了一通,接着就把妈妈的内裤向下拉到了膝盖部位,我把鸡巴凑到妈的下面,有了昨晚的经验,我的龟头很快就找到了妈两腿中间的那个肉洞。我正要往里插,却听到轻轻的一声咳嗽声,声音分明是妈妈的声音,但却不是睡在我身下的那个人。

我脑袋里“轰”的一下炸开了,心想:不好,我差一点就插了姨妈的小穴!

好在姨妈睡得很沉,并没有被我吵醒,我于是又重新将她的内裤给穿好了。

我试着去摸了摸妈妈的大腿,却被她用手推开了。

我知道原来妈妈并没有睡着,今晚算是没戏了。我又爬回去,很快就睡着了。

那天晚上没有插到妈妈的穴让我着实后悔了一阵子,因为第二天姨妈和表姐就走了,我又一个人睡觉了。

但我也并非没有收获。因为我操了我妈妈的穴,知道了和女人插穴的滋味。

不过我其实也不能确定那天晚上我操的就是妈妈。当时我只有十二三岁,很多方面都还不成熟,不知道跟自己的亲生母亲插穴是一种非常可耻的乱伦行为。

当然我也知道插穴是一件很羞人的事情,所以爸妈一般都会关着灯做,大人们白天说这些事时,总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我从那时候开始就注意起妈妈来了。

其实我妈妈算得上是一位美女。她长得很像邱淑贞,不但人漂亮,身材也很性感。她的身高大约有一米六八,在女人中间算高的了,丰乳肥臀,腰肢纤细,皮肤白嫩,眉目之间顾盼生情,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很是惹人注目。

我猜想我妈妈一定跟爸爸以外的男人有过一腿,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哪个男人上过她,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测罢了。我经常看到她和许多男人打情骂俏,还爱开一些肉麻的玩笑,也见过别的男人摸她的屁股,不过也仅此而已。因为我爸爸是一个长像很凶的人,大家不知道为什么都有些怕他。

记得就是那年的暑假,有一天中午午睡的时候,妈妈的裙子被风给吹起来了,露出一双白嫩嫩的大腿,她里面穿的是一条很小很小的内裤,还是半透明的那种。我一下就看到了她里面的屄毛。

妈妈的屄毛很多,差不多把整个肉穴全都给遮住了,屄毛很细很长,再加上有内裤挡住,所以根本看不清她的穴口,只能看到那地方肥嘟嘟的,像个小馒头。

我的心扑通的一下,下面的那根鸡巴一下就勃起来了。我当时很想扑上去插她的穴,可是却不敢。

我盯着妈妈的下面看了好久,渐渐觉得光是看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欲望了,我就壮起胆子把手放在了妈妈白嫩嫩的大腿上。

我轻轻的摸着她那白皙细嫩的大腿,欲望稍稍得到了满足。

妈妈仍然睡着没有醒来。

我的手渐渐的往上摸过去,直到她的大腿根处。我当然很想扒掉她身上的那条内裤,好看清楚她的小穴究竟长什么样子,但却不敢那样做。

我不是怕妈妈生气,而是怕她告诉我老爸,那样的话我就死定了。

我也不知道摸了多久,想再进一步却又不敢,手心里全是汗,下面的鸡巴一直硬着。

就在这时,妈妈突然睁开了美丽动人的大眼睛,她直愣愣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大约有五秒钟的样子,她才说道:“你在干嘛呢?”

我一脸茫然的道:“我……我帮你揉揉腿。”

她可能是觉得我很滑稽吧,“噗嗤”一声笑了,说:“那你紧张干嘛?瞧你出的一身汗!”

我说:“天气太热了。”

妈说:“快去冲个凉。”

我不敢说不想去,就去冲了个凉。回来我坐在她身边,说:“妈妈,我还帮你揉腿好不好?”

妈妈微微一笑,道:“傻儿子,想揉就揉呗,妈正好腿有点胀。”

于是我又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你别只揉妈的大腿呀,小腿也要揉哦!”妈妈说着,指了指她的小腿。

我只好先从她的小腿揉起,揉着揉着就揉到了大腿根处。

我说:“你可不可以把裙子往上拉一点?”

妈哦了一声,就将裙子拉到了她的肚子上,这样一来她的下面比刚才暴露得更加彻底了,但她却并不知道。

我一点一点地向妈妈的腿根处接近,妈妈闭着眼享受着我的按摩服务,对我的企图毫不知情。

我很快就揉到了妈妈的腹股沟处,再往上就是下腹部了,往中间就是她那小馒头似的肉屄。我的指尖都已经触碰到了她那肥嘟嘟的屄肉。

我又害怕又刺激,额头上又出了好多的汗。但妈妈好像是睡着了一般,她两腿微微的张开着,窄窄的裤边侧向一边,露出了里面乌黑细柔的屄毛。

我一个劲的揉着妈妈的大腿内侧,眼睛恨不能穿透那内裤,看清楚她的穴究竟长什么样,还有我那天晚上插进去的那个肉洞长什么样。

我看了看妈妈,她双目紧闭,好像是睡得很香的样子。

我壮起胆子用小指头勾住妈妈内裤的裤边,轻轻的往边上拉了拉,于是妈妈那无比诱人,无比神秘的肉屄就被我看到了一大半了。

可是为什么只有一条肉缝儿?我那天插进去的肉洞在哪里呢?

我不敢进展得太快,在妈妈的小腿上按揉了一会,又再回过来按揉她的腿根处。

我故意问道:“妈,要不要再按重一点?”

妈妈一句话也没有说,大概是睡着了。

我那时候已经是色欲熏心,顾不上害怕了,我把手轻轻放在妈妈的馒头屄上,见她还是没有反应,于是两手用力一分,就掰开了她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

哇操!

这回我什么都看到了!

我想的没有错,妈妈的屄肉一分开,就露出了一个粉红娇嫩的肉洞儿。

原来妈妈的小穴竟然是如此的娇嫩!

我开始有点怀疑那天插到的究竟是不是妈妈的穴了。这么娇嫩的肉洞被我的鸡巴插进去应该会痛才是啊!

我贪婪地看着妈妈张开的小穴,连她醒过来也没发现。

“臭流氓,你在干嘛呢?”妈妈说。

“我……妈妈,我……”

“你怎么能偷看妈妈的……那里啊。”

妈妈说话的时候两条腿仍然是张开着的,我的两只手也还按在她的肉屄上,我傻傻地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妈妈“啪”地打了一下我的手,说:“还不快松手,小流氓。”

我“啊”了一声,却并没有听她的话把手缩回来。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妈妈并没有生我的气。

“妈妈,这是你的麻屄吧?”我问。

妈妈“扑哧”一下笑了,她说:“你说呢?”

“是。”我说。

“那你还问!”

“我只是不确定嘛。”我说。

“小流氓,你干嘛要偷看妈妈的……麻屄呀?”

“我……我只是想知道女人的麻屄究竟长什么样子嘛。”

“那你现在都看过了,还不快把手拿开。”

“妈妈,你们女人身上都有这样一个肉洞吗?”我问。

“当然了,要不然怎么生孩子呢?”妈妈格格的笑了。

我一脸懵逼地问道:“这跟生孩子有什么关系?”

妈妈憋住了没有笑,她索性把那条小内裤脱了下来,然后分开腿,掰开屄口,说道:“也罢,妈妈今天就来给你上一课。小刚,你看,这就是妈妈的麻屄了。

这外面肥肥厚厚的肉肉叫做大阴唇,里面薄薄的这两片肉肉就叫小阴唇…

…“

我非常好奇地把头凑过去看了又看,虽然我摸过妈妈的屄,可那都是在黑夜里,还没有真真切切地看过呢!

“现在你可得看清楚了,”妈妈说着用双手分开了她的两片小阴唇,然后接着说道,“这下面有一个肉洞,你看到了吗?”

“嗯,看到了。”

“这就是妈妈的屄洞,懂了吗?你就是从妈妈的这个洞里生出来的。”

“妈妈,你骗人。这么小的肉洞洞怎么可能生得出我来呢?”我说。

“傻瓜,你从妈妈屄洞里生出来的时候也很小啊!再说,女人的屄洞是很有弹性的,可以撑开到很大的哦!”

这我倒相信,因为那天我把鸡巴插进去的时候就发现洞里很松的。

“妈妈,我刚生出来的时候只有这么小吧?”我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

妈妈扑哧一笑,道:“那倒不至于。对了,就跟隔壁王爷爷家的那只猫咪差不多大。”

“真的有那么大吗?”

“嗯!”

“可是妈妈的屄洞这么小……”

妈妈见我不相信她说的话,便双手更加用力地分开了她的屄洞,这一次我有点相信了,因为我看见妈妈的屄洞竟然有咱们家漱口杯的杯口那么大。

“怎么样,妈妈没骗你吧?好了,快帮妈妈把裤子穿上。”

我虽然还想着能不能肏一下妈妈的屄,可是却没敢说出来,我拿起那条小内裤替妈妈穿上了,又顺手牵羊地摸了摸她的肉穴,妈妈只是微笑着白了我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从那以后,我和妈妈就变得更加亲近了。

天气越来越热,妈妈穿得也越来越少,不过只有中午午睡的时候我才有机会接近她,因为那个时候家里除了我和妈妈没有别人。

有一天,我等妈妈睡着以后,又去摸她的大腿根处。妈妈的大腿又白又嫩,手感非常好。我一边摸,一边小心地用指尖轻轻挑开她的裤口,于是就看到了那些屄毛。

妈妈的屄毛很多,把整个肉穴都遮住了,但肉穴下面靠近屄洞的地方却露了出来,粉嫩嫩的,还有点湿,就像是一口泉眼。

我心想:反正妈妈也不会生我的气。就小心地把她的内裤给脱了下来,然后轻轻地分开了她的双腿。

妈妈睡得很香,裸露着下半身,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先把手放在妈妈坟起的屄肉上,见她没有醒来,又轻轻捏了捏她那肥厚的大阴唇。我的动作很轻很轻,因为我怕万一弄醒了妈妈,游戏就要结束了。

玩够了大阴唇,我又掰开大阴唇玩起了妈妈的小阴唇。这一次我就更加小心了,因为我知道女人的小阴唇比起大阴唇来要更加敏感和娇嫩。

我才只玩了一小会儿,妈妈的屄洞里就开始往外冒水了,两片小阴唇很快就变得又湿又滑,下面的肉洞也微微张开来,并且还轻轻地蠕动着。

我突然发现妈妈的屄洞很像是一张小嘴,我不由抬起头来把它跟妈妈的嘴巴做了个比较,这时碰巧妈妈的嘴巴也蠕动了一下,哇操!还真的有点像呢!

我不记得那时候有没有去摸妈妈的奶子了,我只记得往她的肉洞里探入了一根手指,见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麻起胆子脱下短裤,把已经硬了好久的鸡巴握在手里,将龟头抵在妈妈的肉穴口处,我先试探着把龟头插了进去,妈妈的里面非常的湿滑,我不用费力,龟头就顶了进去。

这时,妈妈的身子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赶紧抽出鸡巴,见她并没有醒过来,于是又再一次将龟头对准了她的穴口,这一次我干脆将整根肉棒都插了进去。

妈妈的眼皮动了动,但却还是没有醒来。

我跪在妈妈的两腿中间,鸡巴在妈妈肉穴里抽送时,尽量不去碰她的身子。

前后可能不到五分钟,我就射了。

一射完精,我就清醒过来。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乱伦什么的,可是从大人们平时说话可以看得出来,男女通奸是一种非常令人不耻的罪行,而偷肏妈妈的屄肯定要比一般的通奸更加严重。

那次之后,我有点儿心虚,一连好几天都没敢去碰妈妈。大约过了一个多礼拜,有一天中午妈妈在躺椅上就睡着了。由于天热,家里开着电风扇,风吹开了妈妈的短裙,露出里面半透明的小内裤,毛毛看得一清二楚。

我一下子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鸡巴登时变得又硬又挺。

我挨过去,先伸手摸了摸妈妈的大腿。

“小刚,你在干嘛呢?”妈妈说道,原来她还没有睡着呢。

“我……我想帮妈妈按一按腿。”我说。

“呃,也好,妈妈今天好累。不过你不要按得太重了,妈妈想好好睡一觉。”

“嗯,我知道了,妈妈你睡吧,我不会吵醒你的。”

我心想:你睡得越死才越好呢!

于是妈妈又睡了。

我先耐心地帮她按着大腿跟小腿。按着按着就来到了她的大腿根处,我试探性地摸了一下她的屄,妈妈一动也没有动,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可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因为她毕竟是睡在躺椅上,比较容易被惊醒过来。

于是我又把手伸到她的内裤里面,将一根手指头插进了她的屄洞里。

这一次妈妈的屄洞里面还没有湿,干干的,比以前湿的时候要紧多了。我的手指被妈妈的屄肉夹得很紧,我抽送起来还挺费力的,但越是这样就越说明妈妈的确是睡着了。

我于是胆子大了起来。

妈妈只要一睡着就不容易醒来,所以我很放心地脱下了妈妈穿在下身上的那条半透明的性感小内裤。可是由于她那天睡的是躺椅,两条腿根本就分不开。

这可怎么办呢?

嗯,有了!

我先用力抬起了妈妈的一条腿,把它搁在躺椅边的扶手上,接着又用同样的办法将她的另一条腿搁在了另一边的扶手上,这样一来妈妈的双腿就完完全全地张开着,下身那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整个儿展示在了我的眼前。

我当时可以说是非常的猴急,扒下裤子扶着鸡巴就往妈妈的肉穴里插。

可是一插却没有插进去,因为妈妈的肉穴里面还是干的。

我看了一眼妈妈,见她并没有醒来,于是就再一次地把龟头往她穴里送。

这一次我变得很小心,经过几个回合的努力,终于插了进去。

哇噻!

妈妈的肉穴里好紧啊!穴肉夹得我的鸡巴实在是爽!

我轻轻抽出来又插进去,这样来回地抽插了几次之后,妈妈的里面又出水了,阴道里变得越来越湿滑,温度也变得越来越高,就像是一张热腾腾的小嘴似的,我又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射了。

这一回,由于妈妈睡觉的姿势,我射进去的精液很快就流了出来。我赶紧去拿了一块毛巾(那时候家里还没有抽纸),帮妈妈清理了一下穴口周围的浓精。

然后重新把她的两条腿放下来,替她穿上了内裤。

暑假一过,天气很快就转凉了。妈妈穿上长裤以后,我就没有了接近她的机会,这样一直到了年边。

这一回是我们一家去姨妈家过年。临行前,爸爸车间主任突然来我们家,通知爸爸说过年要加班。

火车票都已经买好了,只好把爸爸的那一张退了,我和妈妈两个人去姨妈家。

姨妈家里也只有两张床,晚上睡觉的时候姨父和姨妈睡一张床,我、妈妈和表姐睡一张床。

表姐已经二十一岁了,听说已经找了个男朋友,也不知道处得怎么样。睡觉时,妈妈要我跟表姐睡一头,她自己睡一头,表姐好像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听从了妈妈的安排。

熄灯后,我很快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抱住表姐就一通乱摸。

表姐只穿了贴身的内衣裤,才过了一年,她的身材又发育了不少,胸前的两个奶子变得更丰满了,虽然还是比我妈妈的小一点,但是更加圆润挺拔。表姐身上我最喜欢摸的就是她那一对乳房,而她好像也不讨厌我摸她。

摸着摸着我就摸到了她的屄上。表姐的肉屄光溜溜的没有一根毛,摸起来手感特别好,跟摸妈妈的毛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滋味。摸了一会儿,我的手上已经全是她的屄水了,她口里喘着粗气,一只手也握住了我的鸡巴帮我套弄起来。

我的鸡巴很快就硬了。

“小刚,你真是人小鬼大。”表姐说道。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但我知道她并不讨厌我,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喜欢我。于是我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表姐,我想肏你的麻屄。”

表姐吓了一跳,她用力掐了我一下,说:“不行,你只许摸,不许插进来。”

我问:“为什么?”

她被我问急了,便道:“会怀孕的,你懂吗?”

我有听没有懂,心想:我跟妈妈不是也肏过屄了吗?怎么妈妈就没有怀孕啊?对,一定是她故意推脱,才这样说着来吓唬我。

我于是把她压在身子下面,把坚挺的鸡巴直往她的肉屄上凑。表姐拼命地挣扎,但她被我压在下面动弹不得,又怕动静太大会惊动了床另一头的妈妈,所以被我轻易地就插了进去。

我一插进去,表姐就不动了,她只是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小刚,记得快射精的时候一定要抽出去,千万不能射到姐姐的屄里,知道吗?”

我说:“知道了。”

插表姐的嫩屄跟插妈妈的毛屄味道完全不同,但爽是一样的。说起来,插表姐的嫩屄鸡巴上的感觉应该要更舒服一些,而插妈妈的毛屄则更加刺激。

我插了可能有一百多下,也许还不止,这时床另一头的妈妈忽然踢了我一下,说:“你动来动去的在做什么?”

我吃她这一吓,鸡巴竟然一下子就软了,表姐趁机推开我,说:“姨妈,你让他睡你那头吧,他老是动来动去的,弄得我想睡睡不着。”

我正想分辩,却听妈妈说:“小刚,快睡妈妈这边来。”

我不好再说什么,再说我也插过表姐的麻屄了,目的已经达到,所以就从被窝里钻过去,睡到了妈妈的身边。

第二天晚上,表姐没有在家里睡觉,听姨妈说是去她男朋友家里了。晚上睡觉时,床上就只有妈妈和我。

我一进被窝就脱光了身子,我也要妈妈把衣服都脱了,但她却不愿意,身上穿了一件内衣和一条小内裤。

我伸手去摸她的麻屄时,被妈妈用力打了一下,她说:“小流氓,别乱摸。”

我又去摸她的奶子,这一次妈妈没有拒绝我,可能在妈妈的眼里,儿子摸妈妈的奶子很正常吧。

我摸了一会儿,又张开嘴去吸那奶子,可是一滴奶水也没有,便问她说:“妈妈,你这里面怎么没有奶水呀?”

妈妈格地一下笑了,她轻轻捏了一下我的屁股,说:“傻瓜,妈妈的奶水都被你小时候吸光了,所以才没有了呀。”

我说:“我小时候是不是吸了好多奶呀?”

“嗯,你一直到两岁时才断奶。”

我不知道正常的男孩应该什么时候断奶,只顾着吸妈妈的奶头。虽说没有了奶水,可是吸奶头也挺好玩的,而且吸着吸着妈妈就扭起了身子,口里发出了一种销魂的呻吟声。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时也不知道几点了,反正妈妈已经睡了,还发出细细的鼾声。我下床撒了泡尿,外面黑黢黢的,月亮也跑没了影,只听见猫头鹰的叫声,听得我汗毛直竖。

我打了个冷颤,光着个屁股又钻进了被窝里,被窝里很暖和,我抱紧了妈妈取暖,妈妈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又睡了。

我一时睡不着,就把手伸到妈妈的下面去摸她的麻屄。摸着摸着,妈妈的屄里就湿了,我于是钻进被窝里,把她的裤子给扒了下来,又把她的内衣给推上去,然后光着身子趴到了她的身上。

我上面吃着妈妈的奶子,下面用勃起的鸡巴顶着妈妈的麻屄。虽然并没有插进去,但是这种肉贴着肉的感觉我非常喜欢。

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的麻屄上全都是屄水,我的龟头儿一滑就滑了进去。

肏屄的滋味儿就是爽!我没插上几下就射了。射精的那一刻,我整个人像是飘在天上,我本能地将鸡巴死死地顶在妈妈的肉穴深处,我感觉妈妈好像动了一下,屁股似乎抬起来了一下,但高潮中的我已经顾不上许多,我可不管她会不会醒来,就那样把鸡巴深插在她的肉穴里,享受着高潮带给我的欢愉。

又过了很久,等高潮的余韵过去之后,我正要从妈妈的身上下来,却发现本来已经变软的鸡巴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变得硬邦邦的,而且比先前还要硬。我试着用龟头顶了一下妈妈的麻屄,没想到一顶就顶了进去,而且还发出了一声“滋溜”

的声音。

哇操!妈妈的肉穴里全都是屄水,当然也有我刚刚射进去的浓精。

我非常高兴,又挺起下身插起了妈妈的肉穴。

噗嗤,噗嗤,噗嗤……

滋溜,滋溜,滋溜……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妈妈屄里的水声也越来越响,她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已经醒来了,反正两条腿抬起来缠住了我的腰,下身也不停地向上拱,嘴里还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呻吟声。

我把头埋在妈妈的胸脯上,口里含着她的一个奶头,我那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屁孩,就只顾着自己快活,其他就什么也顾不上了,所以我肏妈妈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也不知道她醒来没有。但妈妈的娇躯一直在扭个不停,她扭动的娇躯越发激起了我的肉欲,我一面吃着妈妈的奶头,一面挺起鸡巴用力地插着她的肉穴。

这次我插的时间特别长,龟头也没有那么敏感了,我也不知道插了多久,反正感觉人很累很累,插着插着竟然就睡着了。说不清过了有多久,也许就只是片刻的功夫吧,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妈妈压在了她的身下,而且这一回不是我在动,而是她在动。

我刚要张口叫妈妈,就被她用嘴唇给堵住了嘴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妈妈的嘴唇不但压在我的嘴唇上面,而且还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那时候我还不懂得什么接吻,只是觉得那样不卫生,所以本能地推了一下妈妈,这一推手却按在了她的乳房上。

“别出声。”妈妈轻声说道。

这时我又发现我的鸡巴被妈妈用肉穴套住了,她下面不停地磨着,越磨越快,磨得我很爽。

我乐享其成,就一面玩弄着妈妈的乳房,一面跟她性交。妈妈又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平时她亲我的时候都是亲我的额头,有时候也会在我的嘴唇上亲一下,但这一次她却是把整条舌头都伸进了我的嘴里。

我很快就适应了妈妈这种亲嘴的方式,还把舌头也伸进了她的嘴里。妈妈含住我的舌头吸吮着,吮得我非常舒服。我突然觉得我的鸡巴也像是另一根舌头,被妈妈用下面的那一张穴口含在里面吮个不停。

我和妈妈就这样亲密无间的搂抱在一起,我玩弄着妈妈的奶子,妈妈也用她的骚穴套弄着我的鸡巴。我非常高兴可以跟她如此亲密,因为以前干她都是趁她睡着的时候,虽然刺激,可毕竟心里有点内疚,这一次就不同,我发现妈妈也跟我一样很享受这种母子间的亲密性交行为。

这样玩了很久,妈妈突然在我身上打起了冷摆子,她拼命压抑着才没有叫出声来,下身死死地抵在我的下身上,肉穴里一股冰冷的穴水浇在了我的鸡巴上,然后她全身一松,软软地趴在了我的身上不动了。

“妈妈,你怎么啦?”我问她道。

“没什么,”妈妈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小坏蛋,你怎么还这么硬啊?

要不,你睡到妈妈的身上来,好么?“

“嗯。”

于是我一个翻身又骑到了妈妈的身上,但这样一动,鸡巴就从她肉穴里滑了出来。妈妈没有说话,她只是把手伸到下面握住了我的肉棒轻轻地拨了一下,我的鸡巴就又重新插入了她的肉穴里。

在我的印象中,这是第一次妈妈主动把我的鸡巴插进她的肉穴里。

“要弄就快一点。”她说。

“嗯!”

我非常高兴。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原来妈妈并不反对我干她的屄。

“妈妈,”我一面干她一面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以前也干过你的屄?”

“哦?真的吗?什么时候的事?”

我于是把我之前偷干她的事儿一五一十地说了。

“小坏蛋,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坏。对了,小刚,这事儿你千万别跟别人说,知道吗?”

我点头答应道:“我知道。”

“还有,”妈妈又道,“以后不许再偷偷地干……妈妈的屄了。”

我说:“我想干你的时候就跟你说,对不对?”

“这个……以后咱们还是不要这样做了,咱们是母子,母子性交是乱伦,你懂吗?”

“不嘛,我要干妈妈的屄嘛!”我说。我可不懂什么乱伦不乱伦的,我只知道跟妈妈干屄是一件很爽很爽的事情。

我一边说话,一边干着妈妈的屄。妈妈的肉穴里非常的湿滑,中间有好几次滑了出来,都被她用手拨了进去。这样又干了好久,妈妈又再一次发出了销魂的淫叫声,她下意识地抬起了下身,双腿用力夹紧了我的腰,屁股像筛糠似的拼命筛动着,我那根插在她肉穴里的鸡巴快速地顶撞着她穴壁上的嫩肉,龟头儿突然一麻,我知道这是要射精了。

我说:“妈妈,我要射了。”

妈妈用力抱紧我,下身筛动更快了,她喘息着说道:“小刚,你想射就射吧,妈妈让你射进来,好儿子,妈妈的心肝宝贝,射到妈妈的屄洞里来,妈妈的肉穴最喜欢喝亲生儿子的鸡巴水了,啊啊……啊啊啊……”

“妈妈……妈妈,我……我射了……”

我觉得输精管猛地一阵剧烈的颤抖,下身死死地顶在妈妈的肉屄上,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以极快的速度激射而出。

灼热的精液喷射在妈妈的阴道和子宫内壁上,当时我还小,还不了解这是一种多么淫乱的乱伦配种行为,直到后来上了高中我才从一些色情书上学到,我这样肆无忌惮地往妈妈的肉穴里射精,是有可能造成她怀孕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并不反对我在她的肉穴里射精,她甚至还很喜欢这种乱伦的配种行为,有好几次她帮我打手枪打到我快要射精的时候,她就脱下裤子,用肉穴套住我的鸡巴,让我把精液射到她的肉穴里面,我问她为什么,她就说男人的精液是女人最好的美容护肤品;她还说我是她最最心爱的宝贝儿子,我身上的一切她都要完完全全地拥有。

这就是我儿时的回忆,这里面有多少真实的成分很难说,因为人有时候会把想象中的情行当成真,但我可以保证有一点是确证无疑的,这就是妈妈对我的爱,她的确是心甘情愿被我多次内射过的,而且我还知道她并没有采用过任何永久性的避孕措施。

(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