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修仙世界

虽然从娘胎里就开始练功,但重生在这个修仙世界里的我,根本算不上战力。

前世从玉佩上学到的上乘内功,只是村子里人人都能学的几百种基础功法之一,何况我是男孩,就算将来练到大宗师境界,也只能在仙宫外面当个管事。

我们村子位在妶妤剑派的最外围,西面就是妶妤剑阵的华光天幕。在这人人都会擒龙功、妙龄少女都能单手提一吨黄金的村子里,我刚出生时微微散溢的真气根本没人在意,村民只觉得我从小就灵巧聪明,谁也没把我当成武学天才。

跟前世看过的武侠小说不同,这里的村民男的帅女的美,肌肤晶盈如玉、身材瘦削纤长,男男女女都像是金庸小说里的一代宗师,没有一个男人是满脸刀疤浑身肌肉,没有一个女人看起来超过三十岁。

出生后头一次睁开眼睛,我就被那位美丽性感、诱人到极点的大奶妹子惊艳了一把,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乳母成为我的后宫…之后才发现她其实是我亲妈。三个姐姐都比妈妈更漂亮更迷人、腰更细屁股更翘,而她们三个在村子里居然只是路人级别的普通少女。

村子里的主要产业有两种,男人挖矿、女人种地,另外还有一些简单的商业活动。机关兽和化雨符早已普及,整个村子的粮食生产并不需要太多人,所以未出阁的女孩除了跟好闺蜜相约见面出游,平常都会在家学习女红和烹饪,为父兄的工作服修补防禦、通气、降温、防毒等等阵法,并且为劳累一天的家人准备色香味俱全的灵气美食。

妶妤剑派只收女弟子、凡人不可能通过华光天幕、修仙世界又很难搞工业革命,穿越前辈们常用的发展套路在这里全都没用。不过幸运的我还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快速提升等级的方法,那就是缩阳入腹。

村子里除了男女均可修习的几百种基础内功,还有专门给天才少女准备的进阶功法。娘胎里就将基础内功修到大圆满的我,只要缩阳入腹就可以控制真气运行女子专用的进阶功法。每天晚上家人睡下后我就会御气飞上屋顶,用外放的雄浑真气包裹月华,将全身内息改造成冰魄真气。

村子里的阿牛哥也是修习冰属性功法,常常教我冰系真气的有趣用途。不过随着我全身经脉改造完毕、有若实质的冰魄真气完全收敛,他和其他村民都以为我放弃了冰系真气,谁也没发现我已经把村里的女子进阶功法修到大圆满,这会儿修习的是从城里抄录来的妶妤剑派外门弟子功法。

我六岁时村子里发生了矿难,除了死伤之外还有几个青年失踪。阿牛哥也被列在失踪名单上,但那天清早有人看到他进城、照理说他应该没去矿场。他家人抱着一线希望,到城里托人找了好一阵子、却始终没有下落,最后就连他们也觉得阿牛哥恐怕凶多吉少、再也回不来了。

边境村落的小矿难在报纸上只有小小一角,除了我们村子以外谁也不会在意。报纸上那阵子最火的消息是妶妤剑派又有一个结丹弟子登上百花榜,玄牝仙子美丽性感、窈窕诱人的写真倩影传遍了修仙界的每个角落,包括我在内的众多村民都立即掏钱订阅报纸,将报导中娇媚无比的仙子照片剪下来细细收藏。

满十岁时我本来应该要去矿上帮忙,但村子里的夫子告老回乡,学堂一时找不到教师,就由书法和算学最强的我担任代理夫子。我们这种边境村子本来就很难找到移民,这又是个高灵高武世界、没什么人学文,所以妶妤剑派足足半年后才派了新的夫子随农工队过来,由性感无比的当红偶像玄牝仙子带队。

虽然一袭白裳将仙子的娇躯裹得严严实实,粉颈以下只露出她玉白晶莹的小手,但玄牝仙子的奶子好大、腰好细、屁股好翘、腿好长,脸蛋比报纸上的照片还要漂亮,我们村民全都呆呆傻傻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直看。

明明已经当了四年的当红偶像,仙子姐姐还是被我们看得俏脸晕红。她应该是头一次到这个村子,但不知为啥仙子姐姐美目一扫就看到我、笑吟吟地叫出了我的小名、让我受宠若惊。新来的夫子很快就跟我交接完、农工队也四散下去检查沟渠水利。玄牝仙子巧笑倩兮地牵起我的手、把正准备去矿场的我拉住,娇滴滴地吩咐我带她回家面见父母。

如果这是一篇小说的话,肯定会有读者以为她对我一见锺情吧?不过实际上只是因为妶妤剑派缺乏愿意到偏远地区任教的夫子,像我这种底层出身又文武兼修的人才十分难得。凡人能为剑派尽忠那是无上的荣耀,所以玄牝仙子才刚起了个头,我爸妈就欢天喜地的把亲儿子卖了。

上楼时仙子姐姐走在前面,又像丝缎又像轻纱的白裙紧紧裹着她又翘又圆的淫嫩美臀,诱人无比的大腿曲线也在长裙下不时展露出来。仙子姐姐的腰好细、屁股好会摇,但她轻移莲步的优雅模样妩媚娇柔、清纯无比,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她很骚很浪很淫荡。

仙子姐姐看到我房间贴满她的海报和照片,立刻羞得脸又红了。收拾好行囊后来到家门前,妈妈一边拭泪一边挥手,牵着我的玄牝仙子就在一片霞光中带着我破空而去。

仙子姐姐身上好香,虽然只是让她牵着手,我的胸口还是忍不住小鹿乱撞,感觉好像有什么要蹦出来。本来以为会直接飞到其它边境村落,没想到玄牝仙子带着我穿出大气层,飞入一个山清水秀、奇妙无比的灵泉天地、降落在一个比她更漂亮的绝色美少女面前,毕恭毕敬地对少女说她把小师妹带回来了。

我左看右看,除了在场的两位绝色少女之外根本没别人…哪来的小师妹啊?然后我就被突如其来的灵气灌顶、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那位超漂亮的美少女笑吟吟地看着我,甜甜地要我叫她师傅。我一头雾水,想跟她说我是男生、不可能进妶妤剑派,但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嗓音变了…从清亮中性的童音变成了清脆娇柔的童女音。

原来,早在我把村里的女子功法修到大圆满时,肉体凡胎就已经变成了100%的女生,原本的男性性器也被月华之力炼化成本命剑丸、一步踏入了结丹期。因为我缩阳入腹后就一直没把性器掏出来,又在青春期前就变成了女生,根本没发现自己的性别早就变了,还天真的以为男子也可以强练妶妤剑派的女子功法。

因为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破身、冰魄真气精纯无比、充满了太阴之力、又以童子之身持续温养了五年多的剑丸,在灵气淬体下我自然而然就脱胎换骨褪下凡躯,水到渠成地变成了国色天香的绝美萝莉,明明只有十岁半却已经比玄牝师姐还要漂亮迷人,不算大的奶子放在这年纪也可以算是巨乳了。

我的腰好细、屁股好翘、腿好长,虽然个子不高但我的脸蛋娇美、身材匀称,窈窕曼妙的胴体比许多元婴期的师姐更性感更诱人。凡间的女孩十五岁才及笄,但因为我已经结丹、成为妶妤剑派的内门第子,师傅为我办的笄礼就找来各大门派跟她相熟的好姐妹,她们每个人又顺便带来了观礼的大量女弟子。

美丽无比、娇媚可人的我,让来访的各派师姐惊艳不已,修仙界的结丹少女通通自叹弗如,所以我一登上百花榜就进了前十名,排在前面的师姐清一色都是元婴期。笄礼上当然不能用男生时的小名,因为我的冰魄灵气皎皎有如明月、绝美的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处子花香,师傅就赐名碧华,宣布我是她的关门弟子。

四年前的报纸上扑天盖地的都是玄牝师姐的消息和倩影,这回就轮到我了。看到那一篇篇讚叹碧华仙子美貌的报导,总给我一种在看陌生人的感觉…虽然心里知道碧华仙子就是我,我就是报纸上那个可爱到极点的绝美萝莉。

如今的我,清楚知道自己五岁时就变成了100%的女孩,但真正意识到自己成为女孩是在灵气灌顶后、到现在根本没多久,所以我接受採访时总是很害羞很害羞,每个记者姐姐都好喜欢逗弄俏脸晕红的我。

被问到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时,我红着脸蛋不知该说什么好,就照着失踪的阿牛哥来描述,说我喜欢会照顾人的男生。回想起珍藏多年的剪报,记得玄牝师姐也回答过类似问题,我就转头看向负责主持的她、正巧看见师姐的俏脸跟我一起变得红扑扑的。

除了报纸上大受欢迎、不断连载的碧华仙子全版写真特刊,师门还发行了我的清纯写真玉简、销售速度破了玄牝师姐保持的旧纪录,让我忍不住在心里面吐槽,这个世界的修仙者一定都是萝莉控。

身为修仙界最美最迷人的结丹仙子,我除了日常修行之外还要在华光天幕内访问一些边境村落、加强各地百姓对妶妤剑派的向心力。看到爸爸和哥哥在家里贴满碧华仙子的海报和照片、一脸期待地恭请我签名,我羞得好想提起裙摆御剑逃走,但却只能挺着可爱的小胸脯、红着脸蛋在他们购买的专属签名板上,写下温婉优雅的碧华二字,然后一个一个跟他们握手。

呜…虽然跟爸爸握手让人家感动得很想哭,但一想到哥哥晚上会对着我的海报和照片撸管、在春梦里吻我、干我、射进我的小穴里,俏脸羞红的我就好想把刚刚签过的板子夺过来、用手刀劈成木材当场烧掉。

凡人女孩以武入道原本应该要斩赤龙、进入先天后才能接受灵气淬体。但我在青春期前就完成了筑基结丹,省下了斩赤龙、化灵孕两大步骤,所以十二岁初潮一来我就用本命剑丸的精气让自己受孕、在平坦光滑的小腹里怀胎十月、顺利生出元婴,不到十三岁就踏入了元婴期、拿下百花榜后冠,成为修仙界年轻一代最美最性感的女孩。

元婴进出都是通过天灵、剑丸也一直在我的名器小穴里温养、御剑时只是遥控操纵灵气,所以美丽性感的我一直仍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元婴的容貌身材、衣裙打扮、灵气等级可以按需求随时调整,所以我的本体在师傅守护下闭关,元婴化成十八岁左右的凡人侠女模样,飞出华光天幕开始红尘炼心。

为了避免麻烦、被散修盯上,我一出天幕就降落到地面上,改用普通轻功前行。神识中找到一个有镖局护卫的商队,我就用金叶子兑了一些银两,交了钱混在商队里进城。在凡间历练不好用碧华之名,我取了个代号叫冰兔。女侠在武林上当然都不会用闺名,所以商队里大家心照不宣,知道路引上的冰兔不可能是我的芳名,只是行走江湖用的代号。

因为三个姐姐在家乡只是路人等级,冰兔的容貌身材就设定得跟她们差不多。不过在华光天幕外这样已经是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丽了,所以喜欢猎艳的城主第一时间得知了美人的落脚之处,立刻就假借夫人的名义,十分诚恳有礼地派人恭请冰兔仙子赴宴。

本来想直接拒绝,但我用神识探查了一下,发现城主除了贪花好色之外在百姓间口碑不错,就搭上了府里来迎的马车。

因为是以内眷的名义相邀,城主并没有出现在晚宴上。我发现城主夫人真的很喜欢我,并不是惺惺作态,也没有被她丈夫强迫。席间一个笨手笨脚的婢子不小心弄髒了我的白裳,我担心她受罚,就藉口留下她要她将功补过、服侍我沐浴更衣。

其实元婴本质上是全裸的,髒掉的白裳跟胴体一样都是灵气所化,汙渍挥挥手就没了。我原本想自己一个人洗,但那个婢子坚持要帮我刷背,所以我红着脸蛋让她为我脱下全身衣裙,在她欣羨讚叹的目光中让她亲手服侍我入浴。

城主夫人和我一见如故、姐妹相称,非要我留下来住在城主府里,不由分说就打发了两个婢子去客栈帮我拿行李。我拗不过她的苦苦相求,当晚就在客房留宿、假装不胜酒力,任由半夜摸上床来的城主剥去我贴身穿着的性感亵衣、裸露出我嫩白无瑕的绝美胴体、让他滚烫无比的大肉棒夺走了冰兔的第一次,让我远在千里之外的本体也同时享受到了只有女孩子才能体验的极致欢娱。

城主的浓精射到冰兔的花心时,妶妤剑派里的我瞬间破解了他的基因信息、用灵气构造出他的X染色体,在平坦光滑的小腹里怀上第二个元婴。

因为要扮成武功高强的侠女,冰兔的娇躯设定得十分柔软,不管多么困难的动作都可以轻松做到。经验丰富的城主一边把玩我凝滑如脂的完美身子,一边狠狠掰开人家的大腿,他灵动无比的舌头就这样伸了进来、吸啜人家的蜜水,让我羞得差点忘记继续假装酒醉,短短几分钟就被他吸得潮吹了两次。

乖乖躺在床上的我实在太美又太好干了,城主在我的名器小穴里射了一发又一发,怎么插都插不腻。隔天清早被他干醒过来的我,假装羞愤欲死想要上吊,然后就被他狠狠地射了一炮又一炮,直到我被他干得浑身痠软、娇声求饶说再也不会寻死、请他不要再这样玩弄人家了。

假装被十香软筋散化去全身功力的我,每天早晚都要被食髓知味、深深迷恋着我的城主射个饱。为了讨好美丽性感、诱人到极点的我,向来强势的城主学会了各种甜言蜜语、又把他的小妾通通遣散,只留下正妻和我,试图证明他对我一心一意的爱。

城主夫人有性爱恐惧症,夫君天天睡在我这不但没有让她伤心,反倒让她越发关心、疼惜、爱怜我,完全把我当成了亲妹妹一般照顾。

我在府里十分受宠,但我不爱让人服侍,房里只留了最基本的贴身小婢,每天还会通过婢女打发外院小廝去打听民情,关注底层百姓的生活。

城主本来就蛮有施政能力,要不然也没法坐上高位。他当然不愿放我走,但为了讨好我,他开始在政策上照顾贫农与寒门子弟、推行各种社会服利。神识外放的我知道他没有骗人、真的有在努力,所以我也慢慢减少抗拒、从纯粹的傲渐渐加入了娇,让原本就干我干得极爽的他体验到比之前更棒更完美的性爱。

每当外院小廝传来社会改善的新消息,当天晚上我就会屈意奉承婉转承欢,让傲娇的娇度比平常多一点,一边被干一边媚眼如丝地挑逗他,被他亲吻时也会伸出香舌跟他热情激吻。也许是真的怕美人伤心吧,城主居然没有吩咐小廝弄虚作假,常常是我用神识确定了消息好几天后,外院才传来百姓对城主的感激与好评。

因为衣裙可以用灵气变化,每当把婢子赶到房外守门,我就可以趁城主不注意时偷偷微调衣裙的样式,让原本就很性感的贴身衣物变得更诱人更H。一些当代技术难以做到、但非常催情非常挑逗的胸罩、内裤、吊带大腿袜,通通都被我用灵气变换出来,让天天跟我做爱的他怎么看都看不完、怎么操也操不饱、怎么干都干不腻,就连白天在府衙办公时他也一直在想我。我猜,我大概是城主的初恋吧?

每天早上被城主射完起床炮,我就会洗浴一番,到夫人那里请安、陪姐姐聊天下棋做女红,直到城主下班前我才回自己厢房,在婢子的调笑中红着脸蛋守在门口等他,让匆匆赶回来的男人一进门就可以吻我、抱我、爱抚我、深情地对我倾吐相思,让憋了一个白天都没射的他,坐到椅子上一边干我一边喂我,两个人甜甜蜜蜜地共进晚餐。

傲娇的我虽然嘴里总是很毒,羞红的俏脸和湿淋淋的小穴却暴露了我对他真实的依偎与爱恋。即使城里来了比我更美更迷人的侠女姐妹花,城主却再也没对别的女人动过心,每天一心一意的只想讨好我、疼爱我、干饱我、射爆我。

生下第二个元婴后我就出关了,继续履行内门弟子的职责,在华光天幕内巡回访问城镇村落,在人们的兴奋激动中举办签名会、握手会。

妶妤剑阵内的照明十分充足,较大的城镇夜晚都有商业活动,所以冰兔在城主府里被干时,我的本体常常得强忍着随时都要浪叫出来的冲动,笑吟吟地挥手接受群众欢呼。因为白裙子只要稍稍沾湿就很容易被发现,我总是得夹紧双腿、努力不让小穴里的蜜汁流出来,一边红着脸蛋为大排长龙的热情粉丝签名、跟他们握手。

城主夫人的身子骨本来不大好,但自从迎了我这个妹妹进府,她的精神就一天一天好了起来。她的儿女最初只把我当成爹爹的又一个宠妾,几个女孩都没把我放在眼里。但看到妈妈苍白的面孔越来越红润健康、久违的笑容重新出现在脸上,几个女孩都对我越来越和颜悦色,纷纷请我教她们女红。

城主的三个女儿,小穴都被我改造成了极品名器。大姐儿出嫁前,我在她体内留了一缕神识,洞房花烛夜只保留了她刚破处那次的剧痛,之后就调低了痛楚、加强了来自下体的欢娱,让她头一次性爱就被夫君干得高潮迭起心醉神驰,三天后回门时小俩口蜜里调油的模样让夫人十分欣慰。

大姐儿头一次被生中出,我就把她夫君的Y染色体注入她的卵子,让她头一胎就生儿子。刚刚生下第二个元婴的我,也用刚刚分离出来的X染色体怀上第三个元婴。

同一个男人的基因让我跟大姐儿一同怀上,那一缕神识就和我的本体发生了奇妙的同调。只要大姐儿跟夫君做爱,我就会立刻感应到他粗长无比的肉棒,彷彿我化成了大姐儿、躺在心爱的夫君身下、紧到不行又湿到不行的名器小穴被男人干得酥麻麻的、胀暖暖的、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美得人家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大姐儿生下长子后仍然跟我保持着同调,她的名器小穴很快就恢复到孕前的完美模样,之后她跟夫君做爱我也能同步享受到男人狂风骤雨的激烈抽插。二姐儿、三姐儿也是一样,出嫁后都用名器小穴把夫君管束得伏伏贴贴,没有哪个小妾或丫头能抢走她们的男人。

城主的大儿子从外地任满回家,等待首府的任职诏令。为了避嫌,我总是用神识躲开他、从来没在他面前出现过,就连背影都不给他看。

因为精子的来源十分丰富,每隔十个月我就会多一个元婴。除了留一个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其他的元婴都以不同的容貌身份投入红尘历练。

玄牝师姐也踏入了元婴期,跟我的第三个元婴结伴下凡一同历练。化名为霜轮的我故意设定得比冰兔漂亮,玄牝师姐的化身墨溪也跟霜轮一样娇俏可人,姐妹俩一进城就造成了东门的连环大堵车。

霜轮和墨溪在城里四下打听冰兔师姐的下落,风声马上就传到了城主耳里。从衙门回来的他忐忑不安地问我想不想见两个师妹,我红着脸蛋横他一眼,娇嗔薄怒地问他是不是想再多收两个小妾?

紧紧搂着我的城主很快就和我滚到了床单上,谁也没有再提师妹的事。

我的元婴有如下饺子一般的不断出生、历练的效率超高,让我不到十八岁就踏入了化神期,自动退出百花榜、成为修仙界最美最性感的高阶女修。

城主夫人的母亲重病,哀伤过度的她回娘家时受到感染,几乎是前脚后脚地随着母亲而去。她的娘家在冰兔的神识感应之外,所以我收到消息时已经迟了。

妻子走后城主一直想把我扶正,但我死也不肯同意。虽然我很努力地用凡间手段调养他的身子,但纵欲过度的他十多年后就因为精气衰竭而自然死亡。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城主都迟迟没有放开我的小手,用神识躲避了几十年的我,终於在城主亡故的病褟前,头一次让他的大儿子见到了我。

爱漂亮的我一直让冰兔保持着不到二十五岁的花容月貌,脸蛋肌肤身材都跟刚刚进府那会儿一样娇美诱人。在这有仙人的世界里,常保青春的高阶武者并不罕见,所以城主的大儿子完全没有掩饰他眼中对我的惊艳、迷恋、渴望、淫欲,即使按照设定我应该已经四十多岁了。

城主的大儿子名正言顺地继承了爹的职位,以及爹的绝色宠妾。为了维持城里几十年来推行的社会福利,我红着脸蛋在床上跟他谈判,用我性感无比的娇躯蜜穴换取他口头上的承诺。

几十年来冰兔都没有在府外抛头露面,谁都不认得我,所以美丽性感、诱人到极点的我,成了新任城主的贴身俏婢,每天十二个时辰都随侍在他身边,让他在公务之余可以随时享用我淫媚妖娆的天仙胴体。

End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