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老师

在北京东城区棉花胡同39号,有一所很小的学校——中央戏剧学院,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接触到SM,那是在一个非常的环境下发生的一件在当时看起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这件事唤起了我始终潜伏在心里的虐待欲望……

大三那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们几个女生在排练场上完形体课,正准备一起去洗澡,这时我已经憋了一节课的小便,于是我让她们先去帮我占一个更衣柜,便急忙往厕所跑。

我上厕所有个习惯,总愿意到最里面的那间。我伸手拉了拉门,可是门在里面插着,我想一定是有人占先了。我顺手拉开第二间,由于光线比较暗,我也没顾得上仔细看看便池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就顺势蹲下来小便。因为同学已经去了浴池帮我占更衣柜,我小便一完就推开门往外跑。

当我跑下楼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准备洗澡用的东西挂在厕所里了,于是我又掉头往楼上跑。

当我再次推开女厕所门的时候,眼前的一幕简直让我惊呆了:一个男人正弯腰在我刚刚小便过的那间蹲坑里往外拿什么东西。那人听到推门声猛然回头。

啊?那不是我们学校新分配来,教我们××课的老师吗?这时我看到他的脸色由于受到惊吓变得纸一样的苍白,手里捧着一个大号玻璃罐头瓶,里面几乎装满了我刚刚排泄出来的浅黄色的小便。

我吃惊的同时,很不好意思的先开口问他:“×老师,您在这里干什么呀?”

×老师双手端着装满我小便的罐头瓶,万分惊恐地看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

这时外面传来女生的说笑声,我赶紧一把将呆若木鸡的×老师推进那间蹲坑,随手关上了门。

果然那几个女生进来了。由于学校很小,不同系的同学间也差不多都认识,我有些紧张的和她们打了招呼,作贼心虚的告诉她们说第二间坏了。就仿佛是我作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一样。进来的三个女生中,其实就有一个叫小颖的女生要小便,于是,她进了第三间,其他两个女生站在外边等她。我有些不自然地装着在水池边洗手,冲拖鞋。几分钟后,她们说笑着走了,于是我急忙拉开第二间蹲坑。这时我看见×老师蹲在那里,双手仍旧端着那个装满我小便的罐头瓶,两眼直愣愣地看着我。在接近傍晚的光线下,我看到他的眼睛里发出近乎哀求的神态。我走到第二见蹲坑门口,摘下挂在钉子上的塑料袋,转身就往外走。这时从身后传来×老师低低的几乎是从嗓子眼里发出的声音:“雪儿(原谅我隐去真名),求你原谅我,千万放过我这一次,……我只想喝你的尿,没有别的恶意……”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呆了。我转回头看着他近乎恳求的目光,一种怜悯涌上我的心头。

于是我把他拉起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罐头瓶仍在了蹲坑里,拽着他的衣服把他拉出女厕所。

这时走廊的转弯处又传来女生的说话和脚步声,我真的有些后怕!

我轻声对他说:“去你的宿舍再说。”

于是我和他来到了他的单身宿舍。宿舍里有两张单人钢管上下床,他告诉我,另一个老师经常不住在宿舍,基本回家住。我和他面对面地分别坐在两张床上,好长时间谁都没说第一句话。

宿舍里的空气在盛夏的热浪里显得尤其郁闷难耐。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局面,我率先开口:“×老师,您不热吗?干吗还穿着长袖上衣呀?”

“不热不热,我习惯了……”他一边不停的搽汗,一边弯下腰从床下拿出一把纸扇子递给我。

其实,那天我为了上形体课,故意只穿了一件吊带短背心和花布短裤,比平时穿的少多了,还感觉热的要命。而他却在我面前恨不得把自己包在衣服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色渐渐变得暗下来。窗外男生们打篮球的吆喝声也逐渐消失了,这时已经到了食堂开晚饭的时候了。我也早把洗澡那回事事忘的干干净净了。

我站起来转身正要去开灯,只听见身后扑通一声。我转回头一看,×老师双膝跪在地上,哀求地对我说:“雪儿,求你别开灯!我真的没有别的坏想法,我就想能够喝到你的圣水,你知道吗?我知道你在上形体课,……我已经躲在厕所里等了你好多次都没有喝到,……这次却……”

我很吃惊的低头看着他,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我走到他面前很不自然地问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偷喝女生的小便?说出来我就放了你。”

他战战兢兢地说:“这次本来可以喝到你的圣水了,可是,你却把它摔碎了……我好心疼……”他泪流满面,语无伦次地低声说着,自言自语地讲述着自己的偷喝女生小便的“惊心动魄”的经历。

我走到窗前,望着楼下黄昏里,一个个漂亮的女生说笑着从食堂里出来,心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滋味。回头看看昏暗中跪在地上的×老师,真的为我的同性女孩子们感到骄傲,因为我们女孩子每天的排泄物,竟然成为某些男人眼中的“圣水”(我也是在他这里第一次听到“圣水”这个词)。从那时起,我真正的意识到女性的优越和男性的卑微。

×老师仍然跪在地上低声唠叨着他的那些“历险记”和心理活动。我几乎什么也没听进去,想起今天发生的那一幕,连晚饭也不再想吃了。

突然,×老师两腿跪着爬到我脚下,抬头恳求似的说:“雪儿,把你的圣水赏赐给我喝好吗?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求你啦!”

我低头看着他可怜的神态,仍然有些不解低问:“你真的想喝?”

他认真的点着头,继续哀求地说:“求你赏赐给我吧……求求你雪儿,……我好想喝你的圣水呀……”

看着脚下的×老师那种低贱的表情,一种浅意识里的虐待感一下子升腾起来。于是我壮大胆子对他说:“好吧,现在想喝吗?”

他近乎激动地央求我:“女王啊,求您现在就赏赐给奴隶吧!”

“女王?,奴隶?”这也是我从他那里第一次听到的名词。

“您就是女王呀,我是您最卑微的奴隶呀!”他爬到书架前取来平时吃饭用的饭盆,双手端到我面前。

“请女王把圣水尿到这里吧!”

因为天气热,我上课的时候喝了一大瓶矿泉水。这时我真的感觉又要小便了,于是我接过他的饭盆,对他说:“把头转过去,不许看我小便”

他转过头去,把脑袋伏在地上,低声感谢道:“谢谢女王恩赐!”

当我的小便滴落在他饭盆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时,我看到他趴在地上的身体在不停的颤抖……

他跪在我脚下接过装满我小便的饭盆时,眼睛里充满感激的光芒。

我看着眼前的他把饭盆慢慢端到嘴边,一口一口地把我的小便全都喝了下去,我简直不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从我身体里排泄出来的小便,竟然被脚下的这个男人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优越感在我的心里慢慢的涌了上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