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乐公寓

***********************************

大家中秋快乐~这是一波散发着浓浓的栗子花香气的月饼祝福。

三个月前迷上了王者荣耀,在群里和大家承诺上钻石发文,上星耀发文,上王者发文,索性有存稿在都未食言。这篇是王者的,下一篇按规律就该荣耀王者发文了,想想就害怕,会不会没有机会发?

这样看也许这篇是封山之作了,大家且看且珍惜,顺便点点红心评论下~

***********************************

第一章 神秘的馈赠

「阿卿,阿卿在家吗?」

屋外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以及清脆好听的女声问询,但阿卿此时却一点也没听进去,眼睛布满了血丝,紧紧盯着手中的那一张小纸条:

(来自伟大魔法师CM的馈赠,生有三蛋之人,必不同于凡俗之流!)

这张纸条伴随着一封信和一个古怪仪器出现在了他的门口,看样子已经摆在那里好多天了,而宅男如他也好多天未曾出门,所以没有发觉。但这么多天过去,也没人发现这些东西放在道路当中,就有些神奇了。

阿卿已经仔细阅读过信里的说明,只有将他的第三个蛋在仪器上触碰认主,便可以与它链接,以此影响一定范围内人们的精神。

听着门外越发紧急的催促,原本有些犹豫这是不是一场恶作剧的阿卿,心中也焦急了些,干脆将裤子脱下,把三蛋按了上去。

顿时一道白光从仪器四角发出,向四周扩散,穿过墙壁漫至外面,阿卿也看不到它究竟扩散到了哪个地步,此刻他也没有心情去关心这个了,因为随着白光漫出屋外,他便发现了这个东西的效果。

在他的脑海中,通过仪器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屋外的那个少女,洞察她心中的一切,甚至可以扭转她的思维。

简直强到发指啊……

阿卿吞了口口水,等仪器稳定下来,心中主意已定。

就拿她试验一下好了。

「阿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啊,再不开门,我就自己拿钥匙开门了!」

门外天气较热,又在门外等了好久,一身制服的少女面色微红,心中更是积了些忿怒。

若不是熟悉这些宅男秉性,不想开门进去撞见动作片和卫生纸,她早就直接进去了。

可是谁想平日里唯唯诺诺的阿卿,居然有胆子晾她这么久!

「来了来了」

阿卿匆忙收拾了一下屋子,然后打开屋门,嘴里不住解释着。

「春研,刚才睡得熟了,一时没听到,真不好意思」

少女名叫郑春研,双十年华,青春貌美,原本和阿卿这样的宅男人生轨迹注定毫无交集。但因她是这栋公寓的管理员,而阿卿是著名的拖欠房租小能手,所以倒有了频繁打交道的机会,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然,肯定不能是什么好印象了。

「行了。废话就不要说了」郑春研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意思是我还不知道你刚才好久不开门会干些什么。

「你上上个月至今的房租至今未交,在全楼也仅此一户了,谅你今天也交不上,不过你总要给个准话,到底啥时候交」

「谁……谁说我不交了?」阿卿有些心虚道。

「也别和我说稿费下来了交,接到活赚了钱就交之类的话了」郑春研往他屋里那台破笔记本电脑和二手摄像机瞥了一眼,堵住了他的话头。

「你写的那些东西能赚到钱,鬼才信嘞」

阿卿被她鄙视了一阵,也有些恼,心念一转,干脆说道「交,我现在就交!」

「什么时候……什么?现在就交?」郑春研诧异道「你什么月末时候也有过钱了?」

「谁说我有钱了?」阿卿很是硬气的说道,同时发动了能力「不过房租,也不一定是要用钱来交,对吧?」

「不用钱交,难道用你写的那些鬼东西来……」郑春研说着说着,脑中一阵迷糊,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

「不用钱……不用钱也可以,但你得……」郑春研的目光朝他下身看去。

阿卿笑了笑,「对,我用精液付房租,可以吧?」

「可以,当然可以!」被灌输了特殊常识和虚假记忆的郑春研惊喜道「三个蛋产出的精液质量比寻常人更高,早就建议你这样支付,你今天终于想通了啊?」

「嗯,取精的流程你都懂吧?」

「这是当然,我们先进屋再开始吧?」

阿卿自无不可,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郑春研将脚上的运动鞋脱下,两只穿着白色棉袜的小脚踩在木质地板上,跟着他走了进去。屋里有着宅男特有的『气味』,但此时的郑春研丝毫没有不适,反而隐隐有些期待。毕竟即将收取『精液』这种好东西了。

阿卿很大爷的往沙发上一靠,拍了拍裤裆示意,郑春研对他这么无礼的举动却不以为意,走过去跪坐到他大叉开的双腿之间,裤链拉开,请出了他那根粗长的圆棍。

「唔……那,我可要开始了哦」郑春研还是第一次被肉棒如此直观的面对,带着些奇怪的感觉,再次向阿卿确认道。

「嗯,来吧」阿卿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郑春研得了他的确认,再不犹豫,用小嘴勉力含住硕大的龟头,试图将肉棒吞进嘴里。但能容纳的空间有限,只吞进一半便无法再进一步了,再试了试,还是无济于事。但她也不气馁,便就这半截吞吐吮吸了起来。

被郑春研一本正经的口交着,阿卿也是奇爽无比,肉棒被温软小嘴服务带来的快感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看到往日盛气凌人的女管理员跪在地上含弄自己的肉棒,心理上得到了无限的满足。一来二去,险些当了早泄男,忙收了收心,专心享受,同时克制了一下射精的欲望。

「唔……唔唔……唔……」

郑春研一边口交着,一边发出听不清楚的声音,阿卿从她心中读出了意思,大意是「怎么房租还不射出来?」

「你要认真榨取啊,灵活运用你的舌头」阿卿拍了拍郑春研的脑门,成功收获美少女の白眼一枚。

不过被他一说,郑春研的动作确实更加频繁了起来,不像开始只知道吞吐,试探着用各种技巧使阿卿得到快感,在这方面,郑春研是个有天赋的。

「果然聪明」

阿卿双手按住郑春研的后脑,肉棒猛的一顶,耸动几下,将肉棒中积蓄的精液灌输到她的喉咙里,强迫她直接咽下。

「咳……咳……你……你怎么这么粗鲁」郑春研吐出嘴里的肉棒,用手兜着嘴说道。一边指责,一边还尽力使精液不流出口腔。

「房租的质量怎么样?」阿卿笑问道。

郑春研舔了舔嘴唇,被调制后的感官给了她特殊的满足感和享受,不由自主的赞叹道「很棒,这一发可以抵三个月的房租了」

「虽然已经把积欠的付清了,不过,按照惯例,本楼住户也是可以预付几个月房租的,不如?」郑春研意犹未尽的看着阿卿稍稍软化但依然耸立的肉棒。

「嗯……也好,那就再付一些吧」

阿卿身具三蛋,精液量远超常人,恢复速度也十分迅速,一时半刻之下,肉棒便恢复了活力,再次蠢蠢欲动起来。

「这次可以用我的肉穴来收取了」郑春研一边说着,一边将裙摆掀起,脱下身上穿着的白色内裤,跨坐到程明身上。

「之前有没有做爱过?」

「我又没交男朋友,怎么会呢」郑春研撇了撇嘴说道。

「哇,那我岂不是要收下你的处女咯」

阿卿笑吟吟的看着郑春研,任由她扶起自己的肉棒,准备插入。

「只不过是收房租工具的第一次使用而已,用得着这么激动嘛」

说着,郑春研将小穴口对准了阿卿的肉棒,用力坐了下去。

「啊……」理想和现实还是稍有些差距,处女膜被贯穿的痛楚让郑春研皱起了眉头,但身体却仍是坚定的坐了下去,直到肉棒插入最深处为止。

与她的痛楚相比,阿卿感受到的则是快乐的享受了,肉棒被处女肉穴包裹,挤压带来的美妙触感,是他自己撸和用飞机杯完全无法比拟的。

郑春研试着上下运动了一下,顿时疼痛更加剧烈,一时不敢动弹,看到她的惨状,阿卿心下好笑,使用能力帮她消除了一些痛楚。

原本感觉下面撕裂般的疼痛,但不知怎的,疼痛忽然之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发痒的温热传开,引得郑春研身体不自然的扭动着。

「好些了吗?」

「啊……好,好很多了」

被阿卿的话打断了绮思的郑春研,忙想起来自身的任务,面色绯红的上下运动起来,用肉穴套弄着阿卿的肉棒。

虽然刚才在郑春研嘴里已经射了一发,但是第一次真枪实弹与女人交锋的阿卿,还是显得有些饥渴难耐,原计划中他打算让郑春研自己一步步的将身体送出,但现下亢奋状态的他有些等不及了,双手也扶在了郑春研细腰之上,腰腹连连发力向上顶动,以使肉棒更深更有力的在她的处女蜜穴中来回抽送。

这么……这么舒服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发现……郑春研被如潮的快感冲击着,忍不住想到。在她的观念里,关于H的禁忌常识已经被扭曲篡改,认为自己和阿卿所做的只不过是以一种有趣的方式收租,和这样相比,之前收房租的方式简直索然无味。

可惜只有阿卿可以支持这种付款方式,郑春研不无遗憾的想到,不然的话,作为公寓管理员的她,岂非日日活在无边幸福之中。

「唔……接好了哦」

阿卿低吼一声,肉棒猛然一顶,抵住郑春研阴道最深处,股股精液喷薄而出,向内里灌入。郑春研也达到了快感的高峰,浑身紧绷,全身心的用子宫迎接着来自阿卿的『房租』

「好,好多啊……够了……啊……怎么还有」

郑春研对男人的精液没有什么概念,感觉到体内被射入的精液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了之前收租的心理预期,不禁有些着急,毕竟精液是种『很珍贵的货币』,而且一旦射出必然无法回返。

「没有关系,就当做预付了吧」

阿卿把最后一滴精液努力送进郑春研的子宫里,大方的说道,

「好吧,那,那我帮你算一下」郑春研点了点头,并没有在意身上的淫糜状态和仍插在体内的肉棒,脑中演算了起来。

看着她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姿态,阿卿也有些好笑,在刚才的H过程中,他掌握了一些将仪器的特异功能在性爱上的运用。

比如……

脑中默默发出指令,原本因为射精而稍显疲软的肉棒再次恢复了活力,身体也像是注入了新的能量,跃跃欲试起来,

「啊……你要干什么?」郑春研虽然不怎么在意,但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体内插着的那根肉棍的变化,为阿卿考虑了一下,认真说道「付这些的话,已经差不多够了,你一个人在这里也不一定住多久,没必要预付太多的」

此刻的阿卿只是想和她再『大干一场』,哪管那么多,当下再次抽送起来,嘴里说着「我帮公寓里的其他租客也付了好吧」

「哪……哪有这个样子的……唔」郑春研犹自纠结着,小嘴却被阿卿用嘴巴堵住了,压在身下运动起来……

第二章 上门道谢的人妻

自从上回得到神秘仪器,并借此控制了美少女管理员郑春研后,阿卿和她玩的乐不思蜀,在郑春研那里,足足把全楼的『房租』都预交了两年份。

在此期间,阿卿也把仪器的功能和效果琢磨出了大概,远了不说,对于这栋公寓楼范围已经可以熟练掌控了,所以他也渐渐有了新的欲望。

这几天郑春研亲戚来了,让阿卿旺盛的精力无处发泄,更为挫败的是,自己明明在她子宫里种下无数种子,居然没一个发芽的!阿卿心中决定,等这几天过去,一定要多逛QQ群,向帅气的CM大大请教,用科学的方法让她成为一个伟大的母亲。

阿卿在屋里沙发上躺着,把思维通过仪器发散出去,在整栋公寓随处扫视着。

正无聊时,忽然发现了楼梯上有个提着塑料袋正向上走的女人,集中注意力一看,原来是住在楼上的那对新婚夫妇中的妻子,阿卿与她并不认识,只知道她名叫文茵,相貌甜美,平日里总是面带着笑容,哪怕面对阿卿这样的宅男也不露厌恶之色,让他很是YY过。

于是,一个邪恶的想法在阿卿脑海中生成,阿卿心念一转,指令递出,楼道中行走着的文茵身形一顿,略停滞了一下,随后转了个方向,向阿卿的房间走来。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了轻盈规律的敲门声。

「来了来了」阿卿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去打开屋门。

果不其然,门外站着的是莫名其妙走过来的文茜,刚刚出门买菜的少妇虽然只是穿着一身居家常服,姣好的面容,丰腴的身材仍是令阿卿眼前一亮。

「是楼下的邻居啊,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阿卿笑着说道,目光很是不礼貌的在她身上来回打量。

「呃……」文茜明显楞了一下,努力思索自己为什么要来,随后一个念头闪过,才想了起来。

「阿卿先生,听管理员小姐说,您帮我们交纳了整整两年的房租,我是特意前来感谢您的」文茜带着谢意说道。

「本来无缘无故接受别人的好意也是不应该的,但我们最近……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如果不是您的好心,恐怕都无法继续在这住下去了」

「这么说就言重了,一些房租,也是我力所能及的小事而已,不用放在心上,能帮到大家,我也很开心的」阿卿大度的说道。

「之前虽然不认识阿卿先生,但一直感觉您是个道德高尚的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是呢」文茜再次赞叹道。

「不过虽然是您不在意的小事,但却是帮了我们很大忙,能力有限,只能带这些东西来表示感谢,请您务必收下」

说着,文茜将放在脚下的塑料袋提起,里面装着是刚刚从市场采购的青菜,原本是要带回家吃的,谁料中途被阿卿改了剧本。

文茜拿着装满青菜的塑料袋,脸色也有些发红,暗自责怪自己,为什么上人家家里表示感谢会带这些东西,不过还好主人阿卿并没有见怪的意思,还十分热络的请她进去坐坐。这让文茜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对阿卿又添几分好感。

「来来来,请坐,想喝点什么?」

而阿卿这边心里早就痒的很了,哪可能会怪她什么,忙不迭的请文茜在沙发上坐下,为她倒了杯茶,然后贴着她坐在沙发上。

文茜秀眉微皱,阿卿坐下后和她的距离实在有些近了,大腿和身体便贴在了一起,让她感觉有些别扭。

更让她惊讶的还在后面,阿卿倒完水后的双手,偷偷摸摸的伸了过来,攀附到自己胸口上,隔着衣服握住双乳轻轻揉捏起来。

这……文茜刚要大声呵斥,虽然帮了家里大忙,但这也太过分了吧?忽然看到了阿卿『清澈』的眼神,忽然想起了什么。

啊,我居然忘了这一点!文茜懊恼的想道,在人家家里做客,怎么能穿内衣呢?阿卿用双手放在自己胸口,怕是想要提醒她一下,又不想直接说出来让她难堪吧?

人家这么体贴,却差点错怪人家,让文茜心中歉疚之心顿起,急忙想把手伸进上衣中,将胸罩取下,眼角余光瞄了瞄阿卿,又怕动作太大难以掩饰,就很尴尬了。

文茜一边和阿卿闲聊着一边思索,过了会儿,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阿卿先生,其实除了提着的那些,我还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你」

文茜如释重负,看来这么做就对了,既然主人不想揭穿自己这个客人的失误,那她也就当做没发生过便好,免得尴尬。

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知晓礼仪,只是一时忘记,文茜把刚才因为脱胸罩而离开自己胸口的阿卿的双手拉了回来,隔着薄薄一层衣物握住双乳,好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把胸罩脱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文茜虽然胸口被弄得痒痒的,可是心里好受多了,笑得也更加开心。

接着,文茜又想取下下身的内裤,但因为隔着一层裤袜,如果脱下袜子再脱内裤的动作太大,难以掩饰,让文茜很是为难,想了又想,目光扫过装菜的塑料袋时忽然眼前一亮。

「对了,阿卿先生,有个事情忘了和您说了」

「是什么事情?」阿卿温和的问道。

「今天来的匆忙,那些菜里面有部分没洗干净,如果不说明的话,您直接食用可是不好哦」

「是嘛,那我回头先洗洗再吃好了」

「不不不,这些菜既然是我带来的,便请让我帮您处理了就好」文茜连忙揽下。

「收下这些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再麻烦你怎么过意的去」阿卿笑着说。

文茜有些羞涩的掀起自己的裙子,向阿卿展示神秘的裙下风光,指着自己的内裤有些扭捏的说道「阿卿先生就不要客气了,我带了工具哦,很方便的」

看到这一幕,阿卿也不再坚持「你考虑的还真是周全,那就拜托了」

「哪里,要不是因为我没来及洗净,也不会有这些事情了」文茜一边笑着说话,一边从塑料袋里取出一根黄瓜来,放在手里摩挲着,为接下来的行动预热。

文茜先把黄瓜放在嘴里,进进出出的含弄了一会儿,再将内裤和裤袜向下拉开了一段,用手指在花瓣间抚弄片刻后,脸色红红的将黄瓜向下身塞去,随着一声短促的娇吟,在阿卿面前把黄瓜插进了自己的阴道。

虽然这一切都是在阿卿的影响下做出来的,但丝毫不影响阿卿看到这一幕的兴奋,胯下大肉棒坚硬如铁,跃跃欲试。

文茜把黄瓜插进去后,又将内裤拉了回来,正好将黄瓜兜住,使它不会轻易脱落,然后双腿夹紧,交替摩擦着,用下身清洗起这根艳福不浅的黄瓜,为阿卿进行着一场精彩的表演。

而我们的演员文茜小姐显然很有觉悟,全身心的投入到洗黄瓜事业当中去,连阿卿那双不断在自己身上游走的贼手也视若无睹,闭上眼睛用身心去体会黄瓜的状态。

阿卿见得此幕,脑中忽然有了个想法……

「诶,我忽然想起来,有个办法是对洗黄瓜有很大的帮助的」阿卿拍了拍文茜的乳房,轻声说道。

「嗯?你是说……我怎么把它给忘了呢」文茜被他一提醒,也『想起』了一个好办法。「就是不知道您这里有没有眼罩,如果没有的话,其他类似能遮住眼睛的布料也可以」

「好像是有的」阿卿自然早有准备,走到旁边,从他最近购入的情趣用品堆里翻了翻,便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眼罩递给文茜。

文茜笑着接过带在了眼上,和阿卿说道「我记得带上眼罩洗菜效果会更好一点,只是这样我就把握不好角度和力度了,只能请阿卿先生帮一下忙」

「没事,这也是应该的」

说着,阿卿把文茜按倒在了沙发上,双腿分成一个淫荡的M字,用手扶着那根黄瓜在她阴道里进出起来。

伴随着他的动作,文茜也用身体的扭动与呻吟来回应。

「这根……啊……洗的……差不多了吧?」文茜艰难的说道。

「是洗的挺干净了呢」阿卿将沾满淫液的黄瓜从文茜下身取出,笑了笑。

「那就……换一根……再来吧」文茜点点头说道,伸手向身边放黄瓜的塑料袋里摸去,想拿根黄瓜来洗。

阿卿欺负她看不见,将胯下那根棒子也凑到她手边,被文茜一把抓住。

「咦,这根……好大,还很热呢」文茜疑惑的呢喃道。

「要洗这根吗?」阿卿淫笑着问道。

「嗯,就它吧」文茜无所谓的点点头说道,反正黄瓜最终都要洗,只是先后顺序而已。

在阿卿的影响下,文茜对于黄瓜和肉棒的分辨能力被降低了太多,拿着这根『大黄瓜』便塞进了嘴里,打算先用口腔进行简单的清洁。

「这根黄瓜比那根好吃吧?」阿卿一边用肉棒在文茜嘴里搅动,一边问道,文茜嘴巴里含着东西,自然无法清楚的说话,只发出了几下不明含义的呜咽,阿卿也不在意,扶住文茜的后脑用力抽刺几下,就把肉棒拔了出来。

肉棒离开了人妻温暖的口腔,还略有些不舍,阿卿心里告诉自己,主菜还没吃呢,不能把力气都耗在前菜上。

阿卿托住文茜腿窝,把她刚放下来的双腿再次打开,在她轻薄的肉色裤袜裆部撕开了一个小口,然后将那成为最后一层阻碍的内裤拨到旁边,人妻最为隐秘的桃源秘境便被他一览无余了。

文茜新婚燕尔,正应是夫妻俩如胶似漆之时,但阿卿看她那犹然粉嫩的穴口,却不太像经常欢好之像。但此刻被阿卿挑逗良久,那花瓣之间早已饱含露水,阿卿这只一心拈花惹草的蜂蝶哪里能耐得住,将大肉棒凑到花蕊间,用力一挤,突破层层阻碍插入到那幽谷深处。

「啊……这根黄瓜……怎么……怎么回事……好大……啊……好奇怪」随着肉棒在穴里抽插带起阵阵水声,文茜也忍不住叫了出来。阿卿的肉棒连连直刺花心,性器的交合,给两人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快感。

「确实很奇怪,不过因为它更大,所以可能要更仔细的洗一下吧」阿卿抽插着说道,一本正经的语气像是插在文茜身体内的肉棒根本不是他的。

「嗯……是……是应该这样。要不是……知道……这是黄瓜……真会以为……是谁……谁的大肉棒……插进下面了」文茜断断续续的说道。心中也暗暗思量过,以她对肉棒停留在丈夫那根的浅薄见识,自是认为肉棒也不会这么大的,多半还是黄瓜。

「哈哈,你还别说,真有点像呢」阿卿揶揄道。

「要真是……那……那就麻烦了」文茜嘴里说着,脸上却露出愉悦的表情,显然是对肉棒带来的快感十分享受。「我这两天……嗯……可是排卵期,要真被……这么……这么大一根肉棒……天呐……」

阿卿闻言暗喜,在文茜蜜穴里肏干着的肉棒都更有动力了,心道绝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被阿卿肉棒一下下有力的冲击,文茜的身体也渐渐放开了拘泥,露出本能的反应,纤腰微拧,辗转着迎合起来,包裹着丝袜的双足也在阿卿腰间紧绷着。

「唔……」阿卿轻呼一口气,在文茜阴道里一步步开垦着的肉棒顶到了一处柔软却坚固的所在,如果没有料错,那应该便是她的子宫口了。

已经插到了深处,阿卿看了看,仍有一段未插入进去,心下有些小激动,想着是时候再进一步了。

当下便再次加快了进攻节奏,身体也渐渐前倾压到文茜身上,以增加每次插入的力度,保证肉棒不断冲击到那处柔软但坚固的关卡。

文茜只觉得那根『黄瓜』动的越来越快,汲取快感的节奏也愈发激烈了,身体也被带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每次黄瓜插到底都还要往里面拱一拱,文茜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样的动作反而给她带来了异样的快感。

阿卿攻了好一阵儿,心下越来越又把握,又冲击下几下后,积蓄力量,猛的一顶,肉棒冲开了文茜的子宫口,顶了进去,感觉到瞬间进入了另一个温暖的境地,被强行挤开的子宫口紧紧箍着阿卿的龟头,强烈的刺激之下,干脆也不再忍,放开精关,在文茜的子宫里尽情的播撒起生命的种子。

「啊……好……好深……啊……」

文茜只来得及娇吟一声,便被无数精流注入体内,连带着自己也达到了高潮,无力说些什么。

阿卿射出之后,也不拔出肉棒,仍是趴在文茜身上缓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文茜才从高潮余韵中醒转,感受着体内的异常,顿时疑问频生。

黄瓜怎么会喷出这么多的汁液?感觉射入体内的那些东西,还是烫烫的,不像冰凉的黄瓜啊……

文茜越想越奇怪,忍不住掀开了眼罩,向下身悄悄看去。

「啊……」

一声惊呼发出一半便被她强行压住,但阿卿还是听到了,和她四目相对,一时二人竟相顾无言。

看着文茜渐渐转为愤怒的表情,阿卿只得再次开了作弊器……

这……

文茜本来气急,以为阿卿是借机淫辱自己,后来看着他的眼睛,不知怎的忽然有了其他的想法。阿卿先生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

是啊,他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这样做应该是有他的深意的。

文茜想了又想,忽然想出了合理的解释。阿卿的精液可以当做房租使用,他会不会是了解到自家的窘迫之后,想要资助一二,但又照顾面子不好直接提出,所以便通过这种方式?

对,肯定是这样,文茜心念一定,又为自己刚才差点误会别人的良好用心感到了一些惭愧,忙想该怎么去挽回尴尬的局面。

而阿卿的肉棒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又回复了坚硬在状态,在文茜的穴内慢慢涨大,文茜当然是立刻便感受到了,顿时有了想法。

「阿卿先生,这根黄瓜看起来很难洗呢」文茜装作没有看到插在自己体内的是肉棒的样子。「形状给我的感觉就像一根大肉棒一样,还会像肉棒射精一样的喷出液体呢」

「呵呵,是啊,要不这根就算了,我们换一根洗?」

「那可不行,我们怎么能被区区一根黄瓜给难倒呢?」文茜转了下身体,跪趴在了沙发上,双手向后将阴道口掰开「把那根像肉棒一样的黄瓜插进来吧,今天一定要给它洗的干干净净哦」

「喔,说的也是呢」收到了这种诱人的邀请,阿卿自然不会含糊,把肉棒凑过去对准,用力一顶,再次进入了那温暖的腔道。

「嗯……为了环保……汁液也要全都射在里面哦……」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