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恶魔第四章:恶魔得手

【心中的恶魔】

按照我的预料,本以为第三章就差不多进入肉戏阶段了,居然要到第五章~

本来我是打算继续写的,写多点几章齐发,但是,突然发现自己太懒,说好的十天一章更新,结果间隔了二十天,为了否则大家以为我弃坑,还是赶紧先发出来,表明我一直存在的。

鲜血?究竟如何得到林溪雨的鲜血?

何莫满脑子都在思索,血咒的力量,无疑绝对强大,能控制一个人的灵魂,但是,却有个前提,必须得到对方的鲜血,才能真正种下血咒!

望着眼前一大桌的山珍海味,何莫完全没有食欲,他目光时不时扫过对面的林溪雨,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得到对方的鲜血。

「来,大家一起干杯。」林溪雨旁边,刘俊华站起身,举起酒杯朝所有人示意,笑容灿烂,很会带动气氛。

抵达苗阴市,在苗圃大酒店安顿之后,短暂休整,在刘俊华的建议下,所有人来到了酒店餐厅,开始了一场异常豪华的晚餐。

杨倩俏脸上浮现一缕绯红,美眸望着刘俊华,举起酒杯,笑吟吟道:「来,感谢我们的刘大少同学,这些山珍海味,我们很多人可都吃不起,这次算是让刘大少破费了。」

琳琅满目的一大桌食物,天上飞的,海里游的,地上跑的,一切应有尽有,这一顿大餐,可谓绝对奢华,仅仅一顿饭,起码就得花费十几万,一般人根本就吃不起。

林溪雨跟着站起身,笑容浓郁,举起手道:「大家一起干杯。」

「哈哈,杨倩,用不着客气,我说了,这一次你们尽情的宰,一切花费全部我包,这次路上虽然发生了一些意外,但好在一切顺利,我们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大家尽管吃饱喝足,这样明天才能玩的尽兴!」刘俊华大笑出声,语气爽朗。

「干杯。」

气氛热闹非凡,在恍惚之中,何莫跟着举杯,目光扫过林溪雨那曼妙的倩影,眼中深处闪过浓郁的炽热光芒,欲火沸腾。

「何莫,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一直在发呆?」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石渠开口,发现了一些异常。

「没事。」何莫摇摇头,回过神,他目光扫过石渠,眼中闪过一缕精芒,在房间内,他拿石渠试验过很多次,事实证明,血咒的力量代表着绝对控制,这个控制,指得是灵魂,在血咒命令下,绝对无法反抗或者忤逆,必然会坚决执行,并且当事人还不会有任何异常,不会感到自身出了任何问题,可谓恐怖到极点。

事实上,一个人,分为肉身与灵魂,肉身是外表,灵魂则是核心,每个人的一切行动,严格来说,都是灵魂所下达的指令,正因为如此,一个人才能动起来。若是没有灵魂核心,这个人,便会彻底瘫痪,无法动弹分毫,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植物人。

而血咒,控制的便是一个人的灵魂。

以血为引,控其生魂,生死一念,无所不能!

血咒之术,开篇六个字,讲明了一切。可以说,一个人被种下血咒,哪怕是让对方自杀,此人也会毫不犹豫,立即执行。

此时此刻,石渠的生死,便掌控在何莫手中,只要他心念一动,就可以决定对方生死,这就是血咒的恐怖!

一顿豪华晚餐,热闹非凡,足足持续了近两个小时,待所有人酒足饭饱,在刘俊华的提议下,一群人来到了酒店KTV的一个超级大包厢,开始畅快淋漓的发泄。

或许是由于之前的事情影响,总算安顿下来,所有人热情高涨,开始释放激情,所谓的疲惫感,全部一扫而空。

昏暗的豪华包厢之中,热闹至极,奢华沙发上,林溪雨与杨倩坐着一起,两人望着舞台上嬉闹唱跳的几人,都被这种气氛吸引,绝美俏脸上一直带着灿烂笑意。

「溪雨,你明天打算去哪里玩?计划好没?」杨倩朝林溪雨问道,话语充满兴奋。

「哪里都可以吧,反正时间充裕,应该能玩遍的。」林溪雨应道,显得有些随意。

「那要不我来安排吧。」杨倩急忙说道:「溪雨,我跟你说,这苗阴市我可是一直期待很久了,这次占了你的光,我一定要玩个痛快。」

「要不这样,明天我们先去距离苗圃大酒店最近的地方,去疆新园,逛完之后,就在附近吃点东西,刚好下午就可以去名楼,畅玩一整天后,晚上再回来……」

林溪雨闻言很是无语,诧异的望了杨倩一眼,道:「你居然知道的这么清楚?连什么地方什么时间都能安排好?」

「那是。」杨倩得意一笑,「溪雨,别看我没来过这里,但对这个地方,可是异常熟悉,基本情况可都了解,哪些地方有什么特殊,哪些地方东西好吃,一切都心中有数。」

「好吧,我服了。」林溪雨无奈道。

「溪雨,要不我们也上去唱一首如何?」这个时候,刘俊华走来,伸手朝林溪雨发出邀请。

「算了吧。」林溪雨摇摇头,轻声道:「我其实不喜欢唱歌的,唱的不好听。」

「是这样。」刘俊华有些失望,但也没表现出来,他笑了笑,道:「那看来得我自己表演了,你可一定看好。」

「快去快去。」杨倩急忙挥挥手,兴奋道:「刘大少,一直听说你才华横溢,唱歌也是一流,正好为我们展现展现。」说到这,停顿一下,美眸扫过在旁的林溪雨,郑重道:「记住,溪雨也在这里哦,表现一定要卖力,说不定就能把我们的林大校花吸引住呢!」

「一定会的。」刘俊华自信满满,他本来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表现机会。

说完,他便独自走上舞台。

与此同时,在离林溪雨杨倩两人不远处,何莫一人坐在沙发上,喝着饮料吃着东西,悠然自得,而脑海中,则不断思考如何才能得到林溪雨鲜血,一整晚都是如此。

这个时候,石渠走下舞台,神色兴奋道:「何莫,你怎么也不上去表演表演,这可是难得机会,说不定就有人被你吸引了呢。」

「开玩笑?」何莫笑了笑,目光扫过登上舞台的刘俊华,道:「这种场合,轮得到我表演,这可是刘大少的主场。」

「呃,也是啊。」石渠回头望了一眼,有些尴尬道。

「对了,何莫,明天你打算先去哪玩?」石渠转移话题问道。

足足三十几人,自然不可能一起玩乐吃喝,因此得分头行动,起码得分成好几批不同队伍,关系较好的人在一起组队,四处游玩。

「随便吧。」何莫对这些事完全不在意。

「要不这样,明天我们先去名楼,然后在附近找个地方大吃一顿,下午再去……」石渠建议道,对于苗阴市,他也多少有些了解。

「看来,这次旅行我得靠你了,就照你的安排行动。」何莫笑着说道。

「没问题,一切交给我吧!」石渠自信满满道。

嬉闹间,在热闹的气氛下,时间过得很快,在KTV中畅玩到凌晨两三点,所有人终于感到尽兴,随即,便纷纷回到自己房间,四散开来。

第二天清晨,十来点钟,所有人在酒店外集合,刘俊华拿出十来张镶金的信用卡,分别发放给了十来个人,开口道:「各位,这十张卡里都有一百万,大家可以尽情花销,不够的话,还可以再透支。」

「哇!刘大少未免太大方了,一出手就是百万,我不是做梦吧?」一名女生忍不住惊呼出声,话语充满兴奋。

「我去,这刘俊华为了追求林大校花,还真是舍得下血本。」石渠实在忍不住赞叹。

何莫望着手中那张镶金信用卡,心中也很是激动,足足一百万,对他而言,这无疑是一笔巨大数字,至少他从来没有拥有过。

「大家玩归玩,也不要太过分了,这终究是别人的,剩下的到时候记得归还。」林溪雨轻声开口,话语中蕴含着深意。

不得不说,刘俊华这一大手笔,也让她感到惊讶,这可是足足一千万,对很多人而言,都是一笔天文数字,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拿的出。

「感谢刘大少的慷慨,足足一百万,一个月时间足够了,而且根本用不完的。」有人急忙附和,自然明白林溪雨什么意思。

「没事的,你们尽管用,只要玩得开心。」刘俊华笑容灿烂,说完,正式朝林溪雨发出邀请,「溪雨,我们一起如何?」

「嗯。」林溪雨轻应一声,自然不可能拒绝。而这个时候,杨倩急忙跳了出来,笑吟吟道:「刘大少,不建议我跟你们一起吧?」

「当然可以。」刘俊华毫不犹豫点头,笑容浓郁。虽然多了一个电灯泡,但也有好处,可以从杨倩这里了解林溪雨各种事情,利大于弊。

「那好,大家出发吧。」

刘俊华朝所有人示意,随即来到一辆异常华丽的豪车前,打开车门,道:「两位美女,请。」

所有人一哄而散,分成了十来个队伍,纷纷朝苗阴市各个方向出发,而何莫这边,除了石渠外,也还有两名女生以及一名男生,一行五人,按照石渠的提议,朝着第一个目的地进发。

「看来只能随缘了,连接近林溪雨的机会都没有,更何谈得到她的鲜血。」车上,何莫心中自语,很是无奈。

有刘俊华在身边,再加上之前那件事,他想接近林溪雨,无疑难如登天,纵使得到了血咒,也得不到林溪雨。

然而,有时候,你越是找机会,机会一直不来,而当你打算放弃之时,时机却悄无声息的来临。

苗阴市,作为国家5A级风景区,旅游大市,其中的景点众多,足足有数十个,种类繁多,每一处都有其独特特色,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旅游圣地。

枫林大学中文系三十几号人分散开来,组队行动,每一队都有想先去的地方,而何莫这支队伍,最先的目的地,便是名楼。

名楼,是苗阴市一处独特的风景区,风景秀丽,景色宜人。

何莫一行人,打车来到名楼,个个神色兴奋,足足逛到了中午时分,才终于尽兴,随即,便在附近找了处环境不错的地方,准备大吃一顿,下午换地方,继续游玩。

「雅味轩。」望着阁楼上的牌匾,石渠转头朝几人说道:「看起来环境很不错,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吃吧?」

「我没意见。」何莫道。

「就这家吧,我饿得都前胸贴后背了,没力气了。」一名短头发的女生说道,她苦着脸,上午太过兴奋的缘故,体力消耗太大,肚子都在咕噜咕噜直叫。

既然都没意见,何莫一行人也径直走进了雅味轩,找了处座位,拿起菜单,才发现这是一家西餐厅,雅味轩三个字,光从名字还真猜不出究竟是什么,倒是挺好听的。

「你们想吃什么自己点吧。」何莫随意点了一分牛排与其他几样东西,便把菜单递给了两名女生。

不经意间,何莫目光扫过四周,却正好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刹那间,他眼中闪过一缕炽盛光芒。

走进了三人,为首一名青年男子,面容俊郎,气质卓越,衣着华丽非凡,脸上带着浓郁笑意,让人一眼看了便生出好感,赫然正是之前分别的刘俊华刘大少。

在刘俊华旁边,有着一位年轻女子,绝美的容颜精致无暇,肌肤雪白似玉,身穿一袭华丽的白色连衣裙,身姿曼妙有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清纯无比,完美至极,正是枫林大学最美校花,林溪雨。

林溪雨旁边,紧跟着另一位美女,论姿色,也仅仅差上那么一筹,正是杨倩。

一位帅气的男子,带着两位美丽女子走了进来,这无疑吸引了雅味轩中很多人都目光,这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凝聚在林溪雨身上,如此完美的女子,还很少有人见到过,这一刻,不知多少人对那名陪伴的男子充满嫉妒。

「哎!这不是刘大少吗?」这个时候,何莫这边,另一名女生也注意到了三人,有些惊讶道:「还有林溪雨与杨倩,她们也到这里来了,还真巧。」

「我去,这也能遇到林大校花,真是有缘啊!」石渠的反应有些夸张,当然,也很让人无语。

远处,刘俊华目光一扫,也发现了何莫在这边,径直走了过来,笑道:「何莫,想不到你们也在这,还真巧。」

「确实。」何莫笑了笑,目光在林溪雨与杨倩身上扫过,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不由想到了之前在山谷之中,那副绝美诱人的画面。

林溪雨美眸扫过在场所有人,笑了笑,但并没有言语,连正眼都没看过何莫一眼。一旁的杨倩倒是笑着开口,道:「何莫,想不到你们也在这,是先来的名楼吗?」

「对。」何莫笑着应道。

表面上看,三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异常,依旧与之前一模一样,但是何莫很清楚,几人之间,早已彻底冷淡,就在刚才,他清晰看到了林溪雨,在望向他的时候,眼中闪过的那抹鄙视之色。

「刘大少,要不你们就坐这吧,位置足够的。」那名短头发的女生站起身,雀跃说道。

「一起吧。」刘俊华没拒绝,朝林溪雨杨倩说了一句。

三人入座,加上何莫一行五人,倒是刚好坐满一桌。

「林大校花,你们怎么也在这?上午也在名楼吗?怎么没看到你们,我们可是把这里逛了个遍。」石渠话多,也很大胆,直接开口询问道。

林溪雨笑了笑,轻声道:「我们之前去的疆新园,提前过来了,打算先吃点东西,下午再逛。」

「是这样。」何莫接过话,随即把菜单递给三人,「刚好,我们刚点完,你们看看要吃什么。」

点好东西,待上齐之后,几人便边吃边聊,由于多了何莫一行人,一顿饭倒是吃的挺热闹,气氛和谐。

酒足饭饱,一行人自然打算离开,刘俊华问道:「何莫,你们下午还打算逛名楼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不用了,我们打算去另一个地方。」何莫摇头道。

石渠在旁暧昧一笑,道:「嘿嘿,我们可不能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哦不,是三人世界!」

刘俊华闻言笑容浓郁,也没说其他什么,朝几人挥了挥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们玩得开心。」

「刘大少再见。」两名女生兴奋挥手道。

望着林溪雨曼妙的身影消散,何莫回过头,道:「我们也走吧。」

一行人点头,离开了雅味轩,朝着另一处风景区而行。

夜晚,玩尽兴的一行人,回到了苗圃大酒店,暂时分散,约定明天继续前方另一个目标。

回到房间,何莫古怪的扫了石渠一眼,道:「石渠,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你说什么?」石渠有些疑惑。

何莫神色古怪,道:「我觉得那个田晓玉应该是喜欢你。」

田晓玉,就是那个跟他们一起的短头发女生。

「何莫,你开什么玩笑?你那看的她喜欢我?」石渠有些无语道。

「这反应还不够明显吗?」何莫道:「她可是第一个冲到你身边说跟我们一起的,而且玩的时候,一直拉着你一起,显然是对你有意思,看来,是想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想得到你啊。」

「咳咳!」石渠闻言老脸一红,道:「何莫,你可不要乱说,光凭这些,可不能断定她喜欢我,更何况,纵使真是这样又如何,我对她可没感觉。」

「是吗?那你喜欢谁?」何莫继续问道。

「我喜欢的,嗯……」石渠沉吟一会儿,望着何莫一眼,低声道:「何莫,我跟你说了,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谁啊?这么神秘。」何莫好奇问道。

「这个嘛。」石渠神秘笑了笑,道:「其实就是杨兮。」

「杨兮?」何莫有些惊讶,诧异望了石渠一眼,笑了笑道:「呵呵,你这目标还真是大,居然喜欢杨兮?」

杨兮,赫然是枫林大学三大校花之一,论姿色,完全不比林溪雨差!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我就是喜欢她。」石渠沉声道:「怎么说呢,就是喜欢她这种类型的。」

「你厉害。」何莫拍了拍石渠肩膀,也不知道说什么。

「比起我,你不是更夸张吗?」石渠望着何莫,道:「何莫,当我不知道你一直对林溪雨有想法。」

「这不是很正常吗?」何莫毫不在意道:「枫林大学中,不知道多少人对林溪雨有想法,而且,对杨兮有想法的人也很多。」

「懒得跟你扯这些。」石渠挥了挥手,道:「逛了大半天,浑身酸痛,我得先好好洗个热水澡。」

「对了,问你个问题。」何莫眼中闪过一缕精芒,突然道:「你知道这样才能得到别人的鲜血吗?最好是悄无声息的得到。」

「如何得到别人的鲜血?」石渠转过身,诧异不已,「何莫,你问这个干什么?这什么鬼问题?」

「你有没有什么办法?」何莫继续问道。

「怎么说呢?」石渠沉吟道:「办法肯定是有的,而想要悄无声息得到别人鲜血,最好也是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抽血吧!」

「抽血?」何莫闻言眼前一亮。

一晃,便是几天时间过去。

这几天时间,何莫一行人,一直在四处游玩,由于实在没办法接近林溪雨,何莫也只能强压着心中欲望,小心隐藏,得到了血咒,却根本没办法施展,异常无奈。

这一日,何莫与石渠早早起床,今天的目的地是苗阴市一处比较远的风景区,自然得出发早一点。

走出房间,何莫与石渠朝另一条走廊走去,打算先跟一直在一起的两名女生汇合,一边走,石渠还一边道:「何莫,云山可是比较远的,来回的路程都得大半天功夫,我估计着,我们今晚是不用回来了,就在那里住下,多玩几天。」

「我没意见。」何莫道。

砰!正当两人说话之时,旁边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一道绝美倩影从其中冲出,带着一股幽香,沁人心扉。

「嗨,林大校花,早啊!」见到从房间中冲出的人,石渠举手笑着打了声招呼。

何莫目光瞄了一眼门房号,倒是刚好走到林溪雨与杨倩两人的房间。

「何莫!快,你们快帮帮忙。」林溪雨绝美的俏脸上写满焦急,大喊道:「杨倩突然发高烧,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昏迷不醒,快帮忙把她送医院。」

此时此刻,林溪雨身穿一袭蕾丝睡裙,秀发凌乱,看得出根本来不及整理,很是焦急。

「这什么情况?」石渠闻言大惊。一旁的何莫也非常吃惊,目光凝聚在林溪雨身上,从她的反应可以看出,不像是在说笑。

「溪雨。」听到动静,刘俊华从房间中出来,看到这一幕,急忙冲了过来,担忧问道:「出什么事了?」

「杨倩她……」林溪雨语气急促,充满了焦急。

「我们快进去看看!」刘俊华毫不犹豫,急忙冲进了房间,见状,何莫与石渠对视一眼,也跟着冲了进去。

来到卧室,何莫几人一眼便看到杨倩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俏脸赤红一片,香汗淋漓,一看就知道不对劲。

刘俊华把手放到杨倩额头感受了一下,脸色凝重,道:「很烫,绝对是发高烧了,快,我们先送她去医院。」

「何莫,石渠,正想过去找你们呢,你们怎么在这里?」这个时候,又是两人走了进来,正是一直跟他们组队游玩的两名女生,见到房间中的状态,都有些疑惑,「刘大少,出什么事了?」

「杨倩发高烧昏迷不醒,我们先送她去医院吧。」刘俊华沉声道。

「啊!」两名女生闻言惊呼道:「发高烧昏迷不醒,有这么严重?」

说话间,两人急忙望向杨倩,见她这副模样,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左边那名女生急忙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千万别出什么事了。」

「等……等等。」突然间,右边那名短头发女生,也就是田晓玉,待看清杨倩此刻的严重状态后,她急忙叫唤了一声,有些不确定道:「那个,周芸,你看杨倩的状态,是不是太不对劲了,很严重,你还记得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新闻吗?她现在的状态,有点……有点像那个……」

「这……」周芸闻言一惊,仔细打量了几眼,惊道:「好像确定很像,不对!症状一模一样,都是发高烧昏迷不醒,脸色赤红,不断流汗,就是那个什么急性传染病!!」

「你说什么?」刘俊华闻言脸色一变,按在杨倩额头上的手条件反射的缩了回来,他目光死死盯着周芸与田晓玉,道:「急性传染病?你们没开玩笑?」

「绝对没有。」田晓玉急忙摆摆手,道:「我们也是刚才看到了新闻,杨倩现在的症状,与电视上播报的一模一样,很有可能就是急性传染病!」

「怎么会?」林溪雨也慌了神,「杨倩她也没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或者去什么特殊东西,怎么可能会得病?」

「啊!我想起来了。」周芸突然大叫一声,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那则新闻说在名楼风景区,有一个叫雅味轩的西餐厅,食材不干净,连续几天已经有人发高烧昏厥被送进了医院,甚至还有人死了,我们……我们之前不是在那里吃过东西吗,现在想起来,好像刚好……」

田晓玉的脸色也变了,惊慌道:「我……我之前一直以为那是假的,没有在意,但是看到杨倩这状况,她……她很可能感染了那个病。」

何莫忍不住沉声道:「要是真如此的话,我们也在那个雅味轩吃过东西,岂不是……」

「现在怎么办?」刘俊华站起身,这个时刻,他是再也不敢触碰杨倩了,他的手在颤抖,传染病的可怕,人尽皆知,作为华明集团的继承人,他身份高贵,可不想就这么死了,他这条命可宝贵的很,还没享受够呢。

刘俊华目光扫过一眼林溪雨,以及何莫几人,要不是这些人在场,他绝对会立马冲到卫生间,死劲冲洗一下双手,生怕感染了什么传染病,要知道,有些东西,哪怕是再有钱,也解决不了!

「不管真假,我们先把杨倩送医院检查一下。」何莫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沉声道:「至于我们,之前也在那个地方吃过东西,我建议也在医院抽血化验一下,万一真感染了什么传染病,也能及时治疗。」

「没错。」刘俊华闻言立即附和,道:「何莫说的没错,我们先把杨倩送医院,顺便我们也检查一下,这种事,不管真假,一定不能大意。」

「可是,」周芸望着床上躺着的杨倩,迟疑道:「我们怎么把杨倩送医院,万一她真得了那种传染病……」

石渠扫过在场所有人,提议道:「要不,我们用被子包住她,先送她去医院,这期间尽量不要触碰她的身体。」

「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办!」刘俊华眼前一亮,当机立断决定下来。

很快,在刘俊华的安排下,一行人把杨倩用被子包裹,纷纷上了准备的车辆,极速前往苗阴市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所谓有钱好办事,刘俊华直接找到医院主任,说明情况之后,杨倩被送到医疗室检验,而何莫等人,则被安排在一个房间中,有专门的护士进行抽血,之后再拿去化验,待化验结果出来,就知道大家有没有感染那个什么传染病。

「护士,我帮你拿吧。」眼见所有人抽血完毕,何莫急忙站起身,一把接过插着所有人血液样本的血瓶。

「谢谢。」女护士笑了笑,也没拒绝,她拿起用来抽血的其他工具,道:「你跟我来,帮我送到化验室就好。」

「好。」何莫强压着心中的兴奋,急忙跟着护士走出了房间,没有人知道,在他口袋中,有着一只针筒。

一去一回,并不是很久,半十多分钟后,何莫再次回到了房间。

见何莫回来,石渠忍不住笑了笑,道:「何莫,你什么时候这么热心了,难不成看上人家了?」

「你想多了。」何莫翻了翻白眼。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很担心化验结果,因此也没人在意何莫的举动,亦或者说,这也不算什么事。

漫长的等待无疑是一种煎熬,足足两个多小时之后,结果终于出来。

刘俊华猛然冲进了房间,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欣喜,道:「大家不用担心了,其实并没什么事,只是虚假一场。」

「倩倩怎么样了?」林溪雨站起身,担心问道。

「医生说不是什么传染病,是突发急性炎。」刘俊华轻松说道:「杨倩刚刚做了个小手术,已经没事了,至于我们,化验结果,自然也没有任何问题。」

「太好了,真是吓我一跳!」石渠长松了口气,总算放心下来。

「原来是虚惊一场。」周芸与田晓玉两名女生,也是松懈下来,天知道刚才她们紧张得要死。

一旁的何莫闻言,不经意间,嘴角勾起一抹浓郁弧度,他一手放在口袋,在手中,有着一只针筒,里面装着鲜血,林溪雨的鲜血!

「传染病,哪来什么传染病,哈哈哈哈……」何莫心中在狂笑,他目光不由扫过周芸田晓玉两名女生,这两个一直跟着他们的女生,真是帮了他的大忙。

「没事就好,那我先去看看杨倩。」林溪雨站起身道。

「溪雨,我跟你一起去。」刘俊华急忙跟着林溪雨走了出去。

随着刘俊华与林溪雨离开,病房之中,仅剩石渠以及周芸田晓玉三人,何莫目光扫过三人,脸上露出浓郁笑意,终于忍不住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林溪雨,你是我的了……」

发泄过后,何莫实在是迫不及待,急忙摊开手,装着鲜血的针筒在灯光的照射下,绽放出妖艳的光芒,鲜血,林溪雨的鲜血,终于到手了!

「很好,林溪雨,任你再高傲清纯,从今以后,也注定是我的胯下之奴,我要把你变成我的性奴,肆意玩弄!」何莫兴奋自语,浑身血液沸腾,经过一番努力,林溪雨的鲜血终于得手,这便意味着,他能成功施展出血咒,控制林溪雨,控制这位枫林大学最美的校花。

颤抖着手臂,何莫把针筒中的鲜血全部释放在手掌中,随即,以小刀划破手指,自己的鲜血,与林溪雨的鲜血,两种鲜血混合,开始以血画咒。

「血咒,凝!」

伴随一声轻喝,何莫左手无名指上,凝聚出一道淡淡的血色图案,血咒种成!

在灯光的折射下,此时此刻,何莫左手之上,除小指外,已然拥有了四个血色图案。

血咒种成,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何莫可以清晰感应到,自己一念之间,就可以决定那个人的生死,而那个人,是林溪雨。

大功告成,何莫心神振奋,他来到窗前,望着慢慢朝西方落下的红日,静静期待着夜晚的到来。

待到夜晚,就是他得到林溪雨的时候。

来到病房,何莫看到杨倩已经醒了,除了脸色苍白,精神有些不好外,并无什么大碍。

一旁的石渠见到杨倩,急忙笑道:「杨倩,你真是吓我们一跳,你知不知道我们可都被你吓个半死,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周芸与田晓玉也急忙道:「太好了,你没事就好,我们还以为……」

「看这样子,她恐怕暂时不能出院吧?」何莫朝刘俊华问道:「刘大少,医生怎么说?」

「你不是都猜到了。」刘俊华有些无语,道:「医生说杨倩动了手术比较虚弱,最好先在医院休养几天,观察观察,别又复发了。」

「倒是让你们担心了。」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杨倩开口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可不能耽搁你们时间,难得的机会,你们应该好好游玩才对。」

「是不是啊?刘大少。」杨倩朝刘俊华虚弱的笑了笑,「这样一来,少了我这个电灯泡,你们可以真正过二人世界了。」

刘俊华闻言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倩倩,还是我在这陪着你吧,等你出院了再说。」林溪雨柔声道。

「不用了。」杨倩摇了摇头。

「要不我来吧。」周芸急忙站了出来,自告奋勇道。

「溪雨,要不就让周芸照顾杨倩,我们先回去?」刘俊华见状,急忙借坡下驴,附和道:「你也累了,先回酒店好好休息,大不了明天再过来。」

「这……」林溪雨有些犹豫。

「这个可以,就让周芸在这陪我聊聊天吧。」杨倩也赞同这个安排,朝林溪雨道:「溪雨,你放心好啦,我只不过是在医院待上几天,又是什么大病,很快就出来了。」

「就这样吧,我们先回去,不要打扰杨倩休息。」何莫道。

见林溪雨犹豫不决,刘俊华直接一把拉着她的手臂,道:「溪雨,我们先回去。」

「倩倩,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事已至此,林溪雨也只能接受这样安排。

待一行人回到苗圃大酒店,天色早已暗了下来。

夜幕降临,皎洁的月光洒落而下。

何莫走出房间,慢慢来到了林溪雨的房门前,强压着心中欲火,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

一会儿,房门打开,林溪雨走了出来,见到是何莫,不由黛眉一皱,沉声道:「何莫,你有什么事吗?」

何莫并未急着开口,他目光肆意的在林溪雨身上打量,此刻,或许是由于刚沐浴过的原因,林溪雨浑身只裹着一件浴袍,晶莹的肌肤带着缕缕水泽,乌黑柔顺的秀发凌乱湿润,几缕秀发粘在林溪雨俏脸上,为她添加了一抹别样风情,一股混合著沐浴清香与幽香飘散,这一刻,林溪雨不经意展露的一面,足矣让任何人为之倾迷,充满极致的诱惑力。

刹那间,何莫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小腹下欲火熊熊燃起,双眸露出噬人的光芒,充满侵略性,带着浓郁邪秽之意。

见到何莫这副模样,林溪雨心生反感,情不自禁拢了拢浴袍,语气冰冷了几分,「何莫,你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就请离开!」

或许是身处酒店之中,再加上大家都是住在同一楼层,只要出现任何异常状态,亦或者哪怕是一声叫唤,都能惊动其他人。因此,面对何莫的到来,林溪雨完全没有一丝防备,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即将堕落在恶魔的淫欲之中。

「林溪雨,让我进去。」何莫轻声说道。

说话间,他指尖属于林溪雨的血咒印记,闪过一缕妖异光芒。

林溪雨闻言,正想张口拒绝,开什么玩笑,夜深人静,莫名其妙让一个男生进入房间,这种事她断然不可能同意,不仅是怕引起误会,也怕发生什么意外,毕竟,此时此刻,房间中就她一人。

哪怕这个人,是她认识的人,是同校同学的何莫,林溪雨同样不会答应,甚至说,哪怕是刘俊华提出这个要求,她依旧不可能同意!

但是,但是,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溪雨拒绝的话语根本没说出口,反而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轻声道:「进来吧。」

见状,何莫脸上露出浓郁的邪笑,脚步迈出,径直走进了林溪雨的房间。

咔嚓,房门被缓缓关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